喵喵咪呀

【霍查】关于初恋的某些往事(三)

     “嘿,斯蒂夫,我需要跟你谈谈。”托尼十分的直白。

       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房间,毫不客气就往沙发一坐且还试图摆出一张严肃脸的托尼,美国队长很疑惑,“你要谈什么?”

       美国队长挑起一边眉毛,仿佛是在质疑托尼你也会有正经事要谈么的样子,托尼选择性的忽略了队长的潜台词,“我需要和你谈谈我爸爸”。

       斯蒂夫看上去更困惑了,“霍华德?为什么?”

       托尼耸了耸肩,避开了对方的疑问,“你们是因为超级血清项目认识的吧,告诉我他是个怎样的人。”

       斯蒂夫略低头思考了一会,才谨慎的回答道,“霍华德他是个天才,非常天才的发明家,你知道,还是当时军队最大的武器供应商……”

      没等他说完,托尼就不耐烦的打断了对方的叙述,“不要跟我说这些标签,告诉我一些我不知道的。”

       斯蒂夫很无奈,“总得让我有个开场白不是么,好吧,让我想想,霍华德的性格非常的,嗯,不正经,但其实是却是个相当靠得住的人。”

       托尼显示出有了些兴趣的样子,一脸你这样说就对了的表情深情的做了个口型,“继续。”

    “你也知道,当时我是个有些瘦弱还有气喘的小个子,四次试图参军都失败了”,斯蒂夫显然在一边努力的回忆,一边更努力地忽略托尼那居高临下写满了同情又实在欠扁的眼光,“但是战略科学部却挑中了我做为超级血清的实验对象,当时将军属意的人选是乔治,他比我要强壮得多,但是亚拉伯罕博士和霍华德却坚定的认为只有超级战士并不能单纯考量力量,只有好人才有资格成为超级战士,因为只有好人能力越强才能让这个世界更美好”,美国队长显然已经渐入佳境,说得越来越流利,“我其实也很好奇,为什么是我,我问过霍华德这个问题”。

       托尼不由自主前倾身体,摆出用心倾听的姿势,“他怎么回答的,关于这个问题?”

     “他说因为你渴望能力不是希望成为一个完美的战士,而是想获得力量能够更好为国家和人民做一些更美好的事情…”斯蒂夫说着语速开始慢下来,有点犹豫的样子。

       托尼显然注意到了纯情的美国队长说着说着突然脸色微红的变化,他十分笃定地问,“除了这么正面的回答,我爸爸他还说了些什么?”

      “他还说了,嗯,他说”,斯蒂夫非常犹豫,“他还说虽然他不喜欢我的金发,但是他喜欢我的蓝眼睛,他相信长着一双这么漂亮的蓝眼睛的人一定是个内心善良的好人。”斯蒂夫终于不甚流利地把这句话说完了,尤其是说到自己有着漂亮的蓝眼睛的时候连耳尖都开始泛红。

       托尼嘴角一撇,“蓝眼睛?不意外,可能他的暗恋对象就是蓝眼睛。”

       斯蒂夫有些迟疑地问,“霍华德他暗恋……谁?”

       托尼拍了拍队长的肩膀,十分轻松,“斯蒂夫,放心,暗恋的对象并不是你。”

       随着托尼的动作和语言斯蒂夫不由自主的吁了一口长气,随即又快速反应过来,“我,我并没有这样的猜测!我只是,只是好奇他…”这下子美国队长整张脸都红透了。

      “嘿,一个玩笑而已嘛,不要认真”,托尼打断了他语无伦次的解释,给了个十分没有诚意的安慰,“别多想,继续,再跟我说说我爸爸”。

       斯蒂夫明显深呼吸了几次才些许平复了心情,继续说到,“霍华德是个非常勇敢的人,聪明且勇敢,他可以说是世界上最棒的飞行员,当我要去克劳兹堡救巴基的时候,你也知道那里是九头蛇防锁最严密的前线,十分的危险,军方认为这根本是自杀,所以我的行动是根本不被批准的,但是当佩吉找到霍华德的时候,他没有任何推辞就同意开飞机送我去前线”,说到这里,他看了一眼托尼,后者给了一个继续的眼神,“飞机在各种爆炸中抖动得厉害,我想会担心被击中坠机才是最正常的,但是霍华德,他却在枪炮声中不时大声夸奖佩吉的棕发,说那简直是最完美的发色,而且还邀请她一起共进早餐,吃起司锅什么的,似乎完全不担心自己有生命危险”。

     “好吧,关于勇敢、可靠这点我算是勉强确认了”,托尼摊手,“说到底,不正经的性格才是正解吧”。

     “我不这么认为,我倒是觉得不正经,或者说跳脱的性格都只是他想要表现出来给旁人看的”,斯蒂夫不太赞同,“我和他认识是因为超级血清的试验,但是我第一次见到他可是要更早一些,在我第三次参军体检之前,我和巴基一起去了一个叫梦幻明日的未来博览会,霍华德他在博览会展示斯塔克工业的反重力汽车,他的展台总最惹人注目,因为有一队身材火辣的美女围着汽车跳舞”,斯蒂夫忽略了托尼一脸这果然是我父亲的风格的表情,继续回忆,“然后霍华德也跳上了台,搂着最高的一个姑娘就吻了下去”,然后斯蒂夫挥了挥手制止了托尼想要插话的企图,“但是那个姑娘转身之后霍华德马上从口袋里掏出手帕,认真地擦完嘴才开始说话”。

       托尼若有所思,“这的确不太像他,这可是不够绅士的表现”。

       斯蒂夫耸了耸肩表示同意,“你也知道我的装备都是他的发明,他当时在研制武器时经常会因为发生爆炸而受伤,但是他从来都是马上爬起来继续,他在实验室里的口头禅就是我得再努力一点,战争才能早日结束”。

     “我知道,你们的心愿都是早日结束战争,还有你最心爱的盾就是他做的,你这是在炫耀他留给你的比留给我的更多么?”

       斯蒂夫笑着插言打断了他,“不不不,事实上,他给我做了一系列的装备,只是我从中选择了盾牌而已”。

       托尼翻了个白眼,“是的,是的,我知道,他为你打造了一系列装备,而你只和你的盾一见钟情”,然后托尼打住了调侃,转而喃喃自语,“我妈妈也是棕色头发”,然后他站起来转身就走,就和他来时一样突然。

       留下一脸莫名其妙的美国队长坐在沙发上思索人生,原来不正经的性格和跳脱的思维都和基因遗传紧密相关。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