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喵咪呀

【霍查】关于初恋的某些往事(四)

       和美国队长进行完温馨的回忆对话,托尼觉得仿佛有什么答案呼之欲出,但是又有些模糊,像极了落满地的珍珠,只少一根串起来的线,他很快就有了决定,他要见一见Charles Xavier,X-men的精神领袖。

       不出意外,对方并没有犹豫就答应了他的会面请求,这给托尼一种错觉,似乎教授在等他提出这个要求已经很久了。

       当他的私人直升机停在温彻斯特这座历史悠久的城堡前时,教授已经在古堡前等候多时了,看着面带笑意透露无限慈爱的查尔斯,托尼突然丧失了寒喧的能力,他沉默地与查尔斯对视,场面安静却神奇地毫不尴尬,直到查尔斯的眼眶被泪水充盈,托尼听见脑海中温和的声音,“孩子,你和他真像”。

       那一瞬间,有种温馨又酸楚的感觉涨满了胸腔,托尼想说些什么,像是一些否认的话,却无法开口,眼睛也不由自主酸涨起来,似乎心里某个隐秘的角落被温水熨贴开来,多年埋藏的某些无法言喻的委屈情绪得了安抚和释放,他不得不从心里承认,这是他多年来渴求的认可,从前父亲没有给过,现在却从一个和父亲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也许是密友甚至是恋人的查尔斯那里获得了。这是一种神奇的感受,不同于普通的信息交流,更是一种连接的感觉,仿佛情绪伸出了触角,彼此亲密地触碰。查尔斯略敛了情绪,微笑示意托尼与他同行。

       托尼收回打量书房的目光,看向查尔斯,查尔斯显然已经并不年轻,至少很难从现在查尔斯的脸上找到照片上的样子,“这次我来,是想了解一些…”。

     “我都知道”,查尔斯温柔地打断了他,并且将轮椅缓缓靠近了托尼,做出了一个身体略为前倾的包容的姿势,将两根手指轻轻搭在了托尼的头上。

       然后托尼感觉自己经历了最不科学的一次体验,他置身于一个大概是汽车修理厂的地方,他听得见扳手转动螺母的声音,闻得到熟悉的机油味,还看见有个熟悉又陌生的身影背对着他围着一辆车忙碌,真实得让人紧张,“嘿,霍华德,还没有忙完吗”,随着年轻的查尔斯跑进来,霍华德马上转过了头,笑着说“不,已经好了,过来看,这是我改后的动力装置,速度可以提升50%”,托尼又看见了自己父亲年轻得过份的脸,只不过这次更立体更生动,仿佛触手可及。

     “我和霍华德,很多年前就认识了,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另外一道温和的声线在脑海中响起,这是属于现在的查尔斯的,托尼略为清醒了一点,不由自主地与现在的科技体验相比,他想,天哪,这种既是参与者又是旁观者的感觉,真是棒极了,真实得完美,真实得可怕,再好的3D模拟技术也比不上这种体验。

       查尔斯年轻的时候可太不一样了,不同于今天所看到的西装熨贴的教授,年轻的查尔斯穿着灰色的宽松连帽衫,毫无剪裁感的牛仔外套和裤子,“这可真是太土了,还是机车夹克好些”,一向很有时尚品味的托尼瞥了一眼自己的父亲,很自然地在心里下了如此评价。

       查尔斯并没有仔细去看那辆车的改装动力系统,就已经选择了相信霍华德,“天哪,你真是太聪明了,我说过的,你以后一定是最厉害的工程师,哦不,是最伟大的发明家”,他大力得拍打着霍华德的肩膀,脸孔因为兴奋而有些略微泛红,在浓密的棕发印衬下更显得那双眼睛清透得湛蓝,鼻子边若隐若无的小雀斑生动无比。“好吧,也许长得还不赖”,一向对美人很有品味的托尼又得出了这个有些苛刻的结论。

       说着,查尔斯从口袋掏出了两张照片,“上次我们拍的合照托恩洗出来了,一共有两张,这张给你”。霍华德拿毛巾擦了擦手,一只手接过照片,另一只手搂过查尔斯借力跳出了修理台。托尼一眼认出来,自己父亲保留完好的那张照片就是这其中一张。

    “嘿,别想趁机又把机油擦到我的身上”,一边如此说的查尔斯摆出了嫌弃的表情却并没有推开他。

      霍华德更加用力地搂过了查尔斯,“为什么你会认为我会成为发明家”?

       查尔斯略转了个身,很认真的说,“因为有些人生来就聪明,就像有些人生来就漂亮一样”。

       霍华德放开了他,指着照片上的两个人说,“是的,没错,我是生来就聪明,那你显然是生来就漂亮的那个类型”,然后不意外地得到了查尔斯恼羞成怒地痛打。

       查尔斯拿着另一张照片,从口袋里掏出一支马克笔,迅速在照片上的霍华德脸上加了些点缀。

       霍华德愉快地看着对方往自己脸上添小胡子的动作,弹了查尔斯的脑门一下,抛了个媚眼,“你要知道,你就算给我脸上加上再多的胡子,也不会减少我的帅气”。

       查尔斯眼睛里闪过狡黠的光芒,“我当然知道,所以现在你自己说,谁才是生来就漂亮的那个”?

       霍华德大笑,“我不介意生来既聪明又漂亮”,又抢过照片抢过仔细看了看,“真不赖,我决定等上了年纪就留这样的胡子”。

       这对年轻人真是开心,看着他们,自己都不自觉地开心起来了,托尼想着,突然他又觉得很疑惑,为什么自己的父亲会在汽车修理厂,而且看起来极其熟稔。

    “很显然,他在这里工作”,查尔斯那温和的声音如同旁白一般再次出现了。

       托尼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什么,你是说我爸爸,霍华德·斯塔克,在这里,一个汽车修理厂,还在这里工作”?!

    “他离家出走后,总归需要一个工作,不是吗”?查尔斯很平静讲出了令托尼很不平静的事实。

    “离家出走?我爸爸年轻的时候居然离家出走”?托尼觉得自己的三观都裂了。

     “嗯,父子关系是个世界性的难题,不是吗”?

       托尼发誓他从查尔斯温和的声音里嗅到了调侃的气息,他正想反驳,至少我安份地进了寄宿学校,突然想到一个很严肃的问题,“我心里的想法你都能听见”?

     “很显然,是的”,教授的声音像在忍着笑意。

     “那我刚才觉得你长得好看,穿得老土你都听见了”?托尼有种在长辈背后讲小话却被抓个正着的无措感。

     “很不幸,是的”,听见了教授肯定的答复,托尼这下真的被口水呛到了。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