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喵咪呀

[霍查]关于初恋的某些往事(五)

     “我真的难以想象我爸爸,老斯塔克的独子会离家出走,还在修理厂工作”,托尼试图转移话题,把对话引导到正道上来。

    “嗯,事实上霍华德不止干了这一份工作,他还在娱乐中心,呃,你知道就是电玩游戏厅,有另一份工作,俗称看场子”。

       托尼又一次被刷新了三观,感觉自己的父亲年轻时候的爱好已经奇妙到完全颠覆了他一惯的印象,他带着震惊的表情徒劳地张了张嘴却没有说出任何话来。

       教授善解人意地解释到,“霍华德的原话是”,然后顿了顿,换了一种较为轻佻的语气,“看见一群智商低下的混蛋在这种地方玩着低级游戏浪费生命,会凸显出我智商的高度和生命的广度。”无疑的确是霍华德的口吻,真是声口毕肖。

       虽然爱好很奇特,但是这个解释很有霍华德那一向自恋的风范,托尼觉得自己的白眼简直可以翻得突破天际了。

       接受了自己的成功老爸在十六七岁的时候客串过一段时间的小混混这个事实以后,托尼觉得自己的视野都开阔了许多,不过话说回来,查尔斯难道不是温彻斯特非常有历史传承的名门之后吗,怎么会认识假装自己是底层混混的霍华德,还是在滨海绍森德这种偏远的小城市,总不该是这位一向以博学知礼温文尔雅闻名的教授也离家出走了吧。

     “我也曾经年轻过啊”。教授这句话显然是肯定了托尼的猜测。

     “啊哈,所以说,父子关系问题果然是个世界性的难题,对吧”,托尼朝查尔斯挤了挤眼睛,非常愉悦可以把这个问题对着教授调侃回去。

       教授很认真地看了他一眼,也非常认真地回答到,“并不是,当然,我得承认继父关系也很令人头疼”。

     “咳咳”,又被口水呛了的托尼真是爱死了教授的那该死的幽默感。

       接下来他看到的画面是他从未想过,也想不到会是父亲这种活下聚光灯下的人会拥有过的生活,因为实在是太普通了,普通到平淡,平淡到有些无聊,三流的爱情电影都比这要波澜壮阔得多,无非是这个滨海的小城市里两个一见如故的少年的简单故事,偷拿游戏厅的爆米花和啤酒,躲在天台上听音乐,看远处的海景,一起发呆,没有主题的聊天,没有人去想所谓的理想和所谓的未来,也许有一些奇妙的感情慢慢在时间里发酵,也许有些莫名的情愫在萌芽并缓慢生长,但当时的他们似乎谁也没有注意。

       托尼有种很奇妙的感觉,他开始有些羡慕自己的父亲,羡慕他能有这样一段过往,住在安静少人的小城市,吹着干净潮湿的海风,过着简简单单的生活,极其安稳妥贴,他看着两个少年在沙滩边的奔跑追逐打闹,坐在星光下漫无边际的谈天,亲密的搂肩,温馨的拥抱,还有那些耳鬓厮磨分享的小秘密,他有一种也许就这样一直生活下去才最好的错觉,或者说他几乎以为他们的未来不过就是这样。

       无非只是几个月的相处,却怎么看都像永远。

       然而生活终究还是要发生改变,因为这个世界原本就不存在永远。

       变故发生在一个并不特别的午后,如往常一样,厚厚的云层没有透露出一点阳光,只有潮热的海风徘徊在街道上,查尔斯约霍华德在一家叫作曼哈顿的快餐厅见面,查尔斯难得地穿了一套黑色的西装,熨烫得体的白衬衫,越显得清涩得像个优等生,跟快餐店的小木桌和红白格子的廉价桌布搭配在一起意外的可爱。   

       霍华德走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画面,打量查尔斯的眼神里有些奇怪但多是欣赏,“怎么了,查尔斯,约我出来还穿这么正式,你是要跟我求婚吗?”,霍华德拉开凳子坐了下来,冲着查尔斯挤了挤眼睛。

       查尔斯双手支着下巴,轻咬着嘴唇,双手的大拇指来回轻轻敲打着面颊,十分可爱,只是一副颇有心事的样子,因此并没有如同往常般回应他的玩笑。

       霍华德皱了皱眉头,打趣道“怎么了,你不会真的要向我求婚吧,那也不需要这样心事重重,你知道虽然我没有步入婚姻的打算,但是如果是你开口的话我是一定会同意的”。

       查尔斯还是没有像平常听到这些不正经的玩笑话一样红着脸跟他打闹,只是低了头,然后像是下定了某种决心一样开口,“霍华德,我可能快要离开这里了”。

       霍华德显得没有预料到对方说出的话,伸手去拍查尔斯胳膊的动作在空中顿了顿才落下,“回家吗”?

     “妈妈说我也应该玩够了,我要去读大学了。”查尔斯有些沉重。

     “什么时候走?”

     “三天后”。

     “你打算去学什么?”霍华德笑得有些勉强。

        查尔斯也回了他一个幅度非常小的笑容,“人类遗传学或者是生物学吧,你知道,我对这些一向比较感兴趣,生存、进化的奥秘总是让我着迷”。

     “天哪,你真要去学生物遗传么,我一直认为你最该去学的是英国古典文学,坐在图书馆里写写浪漫的爱情诗才是适合你做的事”,霍华德语气恢复了一惯的轻松,却很像是故作姿态。

       查尔斯忍不住捶了他一下,“你明明知道我只会写出糟糕的诗句!”

       霍华德没有躲开,笑着说,“你可以为我写爱情诗,我是永远不会觉得你写得糟糕的,在我心里你会是个完美的诗人”。

       查尔斯飞了个眼刀给他,沉默了一会,试探地问,“你呢,你什么打算,是留在这里还是回家”?

       霍华德耸了耸肩,像是满不在乎的说,“反正我还没有玩够,我喜欢这里,我就呆在这里,你圣诞节的时候会回来看我吧”?

    “我不知道,也许我要回温彻斯特一趟,我不能一直不回家”,查尔斯有些犹豫。

       霍华德一把搂过查尔斯的肩膀,半命令式的开口,“那是另外一回事,不管怎样你也得抽出两天回到这里,懂吗”?

       接下来的三天时间,和往常比似乎并没有有任何改变,霍华德帮查尔斯收拾房间和行李,两人一起吃饭、散步、去游戏厅打电玩,默契的谁也没有提分别的事,仿佛离别根本不存在。

       只是该离别的时候总是要来的,谁也躲不开。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