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喵咪呀

[霍查]关于初恋的某些往事(六)

       离别前一天,两人坐在海滩边的礁石上,湿润的海风伴随着一波一波的海浪吹乱了两个人的头发,也许还有心情。

       查尔斯用手指理了理前额的乱发,“霍华德,你到底是怎么想的,真的要留在这里,不回家,不去读大学吗”?

       霍华德皱眉阻止了他,“别说这个。”

      “说什么?”

      “ 对我的人生进行说教。”

      “我只是觉得呆在这里是浪费,你在浪费你的才华,浪费你的生命”,查尔斯非常认真地劝说。

       霍华德轻笑,“我只是觉得枯坐在教室里好几年才叫浪费,比起这个,我更愿意享受生活。”

       查尔斯看着他的眼睛,“不止是这样,我们彼此都明白,你的能力和才华,你能做的比呆在这里无所事事要多得多,这是另一种人生体验,你有机会去思考一些有意义的问题,还能交到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

     “然后抛弃我这个令人生厌的旧朋友么?”霍华德迅速打断了查尔斯的演讲。

        查尔斯有一瞬间不知道如何做答,但很快反应过来,用力的摇头“不,你知道,我永远不会忘记你。”

        霍华德被他的回答取悦了,笑着从口袋里掏出一盒磁带递给他,“这个给你,这是我给你做的磁带,为了提升你对音乐糟糕的品味”。

        查尔斯忽略了他对自己的取笑,惊喜地接过来,却不经意与霍华德手指重 叠,两个人都有些楞神,时间仿佛在那一瞬间凝固了,查尔斯低了头看了看两人重叠的手,慢慢地拿过了磁带,霍华德也忙不迭松手,查尔斯脸上迅速染了薄薄的红晕,霍华德也不自在地把头转向另一边,装作很深沉欣赏海景的样子,有种难以言喻的暧昧流淌在两人中间,一时间谁都没有说话。

       过了好一会,查尔斯仿佛不好意思看他,盯着磁带感叹,“谢谢,这礼物太棒了。”

       霍华德脸上有忍不住的笑意,却把头转向另外一边,不去看查尔斯,用貌似很不经意的口气说,“不过是一盘磁带而已,没有必要表现得这么感动,粘粘乎乎的。”(对不起,这里真的要上恋爱学分里的原台词了,我感觉中文实在翻译不准确,There is no need to get all gay about it.)

       托尼简直特别想咆哮,你们在拍文艺片吗,还是说我看的是中古时代的爱情故事,三流的爱情电影都比这要波澜壮阔得多,有什么可害羞的,他对自己从来在花丛中都游刃有余的父亲第一次有了一种恨铁不成钢的心情,恨不能化身为握手小分队的队长出现在当场,然后告诉霍华德握上去啊,说我喜欢你,这个世界不就和谐了吗。

     “嗯,别激动,当时我们都太年经了”,教授如是说。

     “年轻简直是一切问题的挡箭牌”,托尼完全不买账。

       第二天,霍华德送查尔斯去火车站,两人仿佛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气氛很是僵硬,直到查尔斯不得不上火车的时候,霍华德才伸出手握着查尔斯的脖子,用额头抵着他的额头,轻声说,“答应我一件事。”

       查尔斯低垂着眼,“我知道,圣诞节我一定回来。”

     “是另一件,你要答应我,永远不做一个口是心非的人,不论你认识了多少新朋友,但请永远对我坦诚。”霍华德难得这么认真。

       再后来的事情托尼自认为已经很清楚了,毕竟查尔斯的信他都读过了,虽然冗长到无聊,但是他也认真一一读了。不过在他看到查尔斯的两个室友以后对这个真诚得像小天使一般的教授产生了怀疑,戴着假发,穿着女式胸衣在宿舍打乒乓,还可以说是个人特殊爱好,这也就算了,居然还选择的是最恶俗的粉色豹纹,辣眼睛都不足以形容这种视觉冲击,“你居然把那两个淫货傻缺形容成和善和有趣?”

       教授笑了笑,“你知道么,霍华德见到他们的时候也用了,嗯,淫货这个形容词,你真的跟他很像”。

       托尼听出了怀念的语气,没有说话。

     “看起来,你读了我写给他的信吧”,教授用了肯定的说法,“可是你知道,我总不能把我的境遇描述得太坏,我只想告诉他我过得很好,再则,不是还有一种说法叫做写作是对生活的美化么。”

       托尼感到很无力,“修过英国文学的你告诉我,美化的意思并不是颠覆和歪曲事实好么”,他简直对查尔斯那一叠来信里所描述的所有事件都产生了怀疑。

        查尔斯有些赧然,“我那时太年轻”,所以不懂得怎样表达自我。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