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喵咪呀

【霍查】关于初恋的某些往事(七)

       气氛莫名有些伤感,托尼想了想,问了个比较安全的问题,“你们再见面是圣诞节的时候么?”

     “不,他在圣诞前来看过我。”

       走回宿舍时居然会看见霍华德双手插着夹克口袋交叠着双腿以一个十分不羁的姿势含笑坐在客厅里,查尔斯不得不说,除了意外,更多的感受是巨大的惊喜,有如烟火,瞬间炸裂。

       没等查尔斯反应过来,霍华德就给了他一个用力的拥抱,然后用下巴指了指桌子一堆杂物,“原来这就是你说的干净、整洁的小窝啊?”

       看着霍华德眼神里藏不住的戏谑,查尔斯边手忙脚乱将桌子上的杂物归类,边问道,“霍华德,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嗯,是一个穿着丝绒背心的淫货给我开的门”,霍华德挑了挑眉,“如果你是问这个的话。”

     “我不是问这个……嘿,不要用这样的形容词形容我室友。”

     “你真的在写诗吗?”霍华德手上晃着一本复古风格的笔记本,表情说不出的愉悦。

       查尔斯刚把麦片、番茄酱等零碎一股脑塞进壁橱,一回头就看见霍华德一脸似笑非笑地表情举着一本笔记本,熟悉的烫金封皮,他一眼认出来那是自己的诗本,脸上瞬间有红晕蒸腾,感觉像是被火燎伤了一般,“不,我没有写诗,天哪,告诉我你没有打开看过”,查尔斯立刻伸手去抢,“那是我的笔记本,快还给我”。

       然而霍华德立刻站了起来,利用身高优势高高举起了笔记本,任查尔斯在自己身上扑腾,“你是在写诗吧,你听了我的话在给我写诗么,‘我该怎样爱你,让我逐一细算’,这一定是写给我的吧?”

     “那是伊丽莎白的诗,并不是我写的,我只是摘抄”,查尔斯脸都红透了,不管不顾扑到霍华德身上想要抢回,“快还给我!”

     “那你也是想着我才抄的吧,不要不承认”,霍华德一手高举笔记本,一手抵挡着来自查尔斯的攻击。

     “并不是!”

    “流水是喧哗的,深爱是沉默的,这总是给我写的吧”,霍华德小心地躲闪着,念着笔记本中的诗,将笔记本举得更高了些。

       查尔斯简直要羞急反恼了,“那不过是我随手乱写的,不是什么诗,也不是写给你的!”

     “可是我明明看见了我的名字”,霍华德边躲边说。

       如果有温度计现场测量的话,查尔斯脸上的温度应该会让温度计破表,“不,那不是…”,他语无伦次地解释着,然后横下心用力地撞了霍华德,两人成功地失去平衡倒在地上,椅子也被绊倒在地板上发出刺耳的声音,查尔斯压着他,两个人在地上滚成一团。

       最终查尔斯成功地骑在霍华德腰上将笔记本抢了回来,而霍华德又趁着查尔斯抢回笔记本舒口气的机会又掀翻了他,霍华德按着他的肩膀,查尔斯紧紧抱着笔记本,两个人对视着,因为之前激烈地打闹粗重地喘着气,有种暧昧的气氛弥散开来。

       查尔斯因为打闹的缘故额头上蒙了一层薄汗,原本就清澈的蓝色眼睛因为盛了水汽的缘故更显得蓝汪汪的,已经不能更红的脸在两人交汇的灼热呼吸中有进一步升温的趋势。霍华德按着他的肩膀目不转睛地看着眼前的美景,一时间房间安静得只听得到两人的呼吸。

       托尼第一次这么近的距离这么仔细地看见了查尔斯的眼睛,他从来没有见过蓝得如此剔透的眼睛,最纯净的托帕石也没有它的生动,最干净的天空也没有它的光彩,这是一双盛满了湖水的眼睛,天空给了它们最美丽的蓝色,而星辰给了它们最闪耀的光彩。托尼看着这双眼睛,几乎以为霍华德下一秒就会给它们一个吻,然后这并没有发生。

     “我喜欢你描述我眼睛时用到的比喻,也许你比我更适合写诗”,教授调侃的声音打断了托尼的畅想。

    “又忘记了教授读心的能力!”托尼很心虚,不知道他刚才恨不得化身为按头小分队的这一部分教授读到了没有。

    “我现在读到了”。

    “该死的!我又想了什么”,托尼简直想以手掩面。

       霍华德毫不客气地半躺在查尔斯床上,查尔斯坐在一边,“霍华德,你还没有说你为什么会来这?”

     “没什么特别的理由就不能来看看你么”,霍华德端起水喝了一口,不经意的说。

     “说真的,为什么突然想来看我了?”

     “你写信说认识了一个漂亮的金发姑娘,我来帮你看看她,看看你的品味是不是一如既往的糟糕”,霍华德把头扭向一边,依旧是漫不经心的口吻。

     “认真点,霍华德”,查尔斯鼓着脸颊,像是半生气的样子,“我知道你肯定有事”。

     “不是什么大事,只不过娱乐中心要控告我偷窃”,霍华德低着头。

     “天哪,发生了什么?”

     “他们认为我拿了收银台里的几百块钱”,霍华德又端起杯子喝了口水。

     “你一定不会这样做的,这其中一定有误会”,查尔斯舒了口气,然而他并没有听到霍华德否认的回应,“什么,你真的拿了?你拿了多少?”

     “嗯,就是他们说的那几百块钱”,霍华德耸了耸肩。

     “哦天哪,霍华德你…”查尔斯脸上露出了极度不赞同的神色。

       霍华德分辩道,“你不是人道主义关怀者吗,我以为你会赞同社会资产再分配呢”。

     “我赞同的是靠劳动获取的方式!”

     “收银台存钱柜的密码形同虚设,简直就是刻意让人去拿的,为什么要把他们的愚蠢说成是我在偷窃”?

     “霍华德”,查尔斯加大了音量,这是他生气的表现,“显然我们对资产再分配及道德的定义有分歧”。

     “好了好了,又一次,我承认你是对的。还有我们能不谈论这个吗?忘了它,我们找点乐子吧”,霍华德从床上跃起,“带我去你们的酒吧或者别的什么地方转转”。


评论(8)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