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喵咪呀

【霍查】关于初恋的某些往事(九)

       这种看见自己爸爸花样搞砸所有的事情的感觉真的尴尬极了,虽然他有一点点想站在霍华德那一边,“你喜欢艾莉莎吗?”托尼有些犹豫地问。

     “艾莉莎很漂亮,但我对她并没有特殊的感情,这只是霍华德 一厢情愿想要证明罢了”,教授淡淡地说,“我那时非常生气,但是当时并不知道是更生谁的气,艾莉莎或是霍华德,也许是被背叛的感觉太不好受了”。

       终于知道为什么霍华德对金发一点爱都没有了,原来根子在这里,托尼觉得自己真相了,所以应该说点什么“我爸爸,他从来都不喜欢发金发”,并没有听见教授回应的他又赶紧补了一句,“美国队长也知道这点”。

       教授似乎在出神,托尼等了等,又赶紧转移了话题,“那他走了吗,后来你们再见面是圣诞吗”?

       教授仿佛才听见一样,“是的,他走了,不过我们再见面比我想象中要更早,因为很快我觉醒了读心的能力”。

     “哦,读心,真酷!”托尼吹了个口哨。

     “当有一天我的脑海里突然出现了很多不属于自己的声音,我的第一反应可不是太酷了,而是我疯了。”教授对着他笑了笑,温和里带点无奈,“当我室友用BB枪打翻了我的早餐,用诚恳的语气跟我道歉,但是我却听到了‘蠢货,我就是故意的’,当我听见有人需要笔而我递给了她,她笑着向我说谢谢但我却听到‘他怎么知道我要笔的,怪胎’这种话的时候,我简直不知道要如何与人相处”。

       教授的语气很平淡,但是托尼的心情却沉重了起来,“对不起”。

     “这些都过去了”,教授微笑着注视着托尼,摇了摇头,“不过那时候的我崩溃了,因为脑海突然之间充满了嘈杂,像是成千上万的人日日夜夜在我耳边呼喊,人性的复杂,生活的痛苦,所有的声音和情感都在我的脑子里,我几乎以为我的头要爆炸了,无法感受安静,也无法入睡,无法逃开”。

       托尼觉得有些脊背发凉。

      “所以无法面对人群,甚至无法接近人群,不过短短半个月,我却觉得忍受了一生,也许霍华德在那之间试着联系过我,可是我也不确定了”,教授顿了顿,“那大概是我人生中最糟糕的时刻之一”。

     “之一?”托尼抓住了重点。

       教授忽略了他的疑问,“我大概收拾了最后一点力气和理智,跑回了绍森德,我无比庆幸我的房子离海边不远,是那么的远离人群。”

     “让我试试”,托尼说,“让我试试这种感觉”。

     “哦,不,这并不是什么好玩的事。”

     “让我感受一下,就30秒,不,就10秒就好”,托尼非常固执。

       教授沉默了数个呼吸,“好的,准备好。”

       然后下一个瞬间,海量的声音和情感呼啸而至,巨量的信息涌入他的意识层,大脑犹如被金属网箍住,生出绵绵密密的剧痛,“哦,该死的”,托尼抚额,脚步不稳往后退去,抵住书桌才定住脚步,“我觉得我的大脑被龙卷风给搅成了一锅糊,哦,天哪。”

      “对不起,是我没有把握好”,教授看着他的脸色颇有点担忧。

      “查尔斯,天哪,你是怎么忍受的”,托尼按着额头努力平复这种冲击,“你看起来…”明明安静又温和,并没有饱受折磨的痕迹,托尼没有说完后半句。

     “我也并不是一开始就和现在一样,习惯,有控制力,能和痛苦和平共处的。”

 

       查尔斯把自己深深陷在客厅的沙发里,虽然窗帘已经拉上,房间并不亮堂,但是他还是伸手挡在额头上,像是无法承受受任何微弱的光亮,看不清楚表情,但是他的状态显示出他彻底的疲惫与脆弱。

       老式的电话响起来,在安静的房间里显得特别刺耳,查尔斯只是身体略动了动,却并没有多余的动作,电话响了又停,停了又响,他没有再对此有过任何细微的反应,像是极力把自己置身于另一个世界,而此时、此地没有任何事情能与他产生关联。直到房间重归安静。

       时间似乎在这个小房间里凝固了。

      “查尔斯”,伴随而来的还有敲门声,“查尔斯,开门,我知道你在里面。”

       查尔斯蒙住了耳朵,转身将脑袋挤进了沙发的角落。

     “查尔斯,听着,我不知道你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我很担心你,开门,查尔斯。”

     “查尔斯,让我见见你。”

     “查尔斯,你这样我真的很担心。”

     “查尔斯,发生了任何事我都在这里。”

        ……

        ……

       没有任何回应。

       敲门声和呼唤声停了,托尼几乎以为霍华德离开了。

     “不,霍华德,不要这样做”,查尔斯突然从沙发上跳起来叫道。

       很快托尼就明白了查尔斯为什么要这么喊,因为“喀喇”一声,客厅的窗户玻璃被石头砸碎了,然后霍华德接着用石头清理了周围的碎玻璃,干净利落的从窗户翻进来,对着查尔斯震惊的脸,挂着非常标志性的阳光笑容打了个招呼,“查尔斯,我就知道你在这里”,说着想走上前想给查尔斯一个拥抱,却只见查尔斯双手紧抱着脑袋往后退,带着恐慌的神色。

       霍华德上前两步,看着查尔斯拒绝的眼神,又往后退了一些距离,“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你这么害怕我?”

     “不,离我远一点。”查尔斯背过身蹲下。

       霍华德慢慢向查尔斯移过去,尽量不发生任何声音。

      “并不是你的原因,是我的问题。”查尔斯的声音发着颤。

      “你知道我在想什么?”,霍华德有些惊讶。

      “对,就是这样,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查尔斯的声音越来越大,人也开始往地上滑去,“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我能听见你想说的话。”

      “你是说你能听见我还没有说出口的话?”霍华德小心的把手放在了查尔斯的肩膀上,温柔和坚定的圈住了他。

     “是的!是的!该死的是的!”查尔斯闭着眼睛在霍华德怀里微小的挣扎,“我可以读到你的心,我是不是疯了!”

       霍华德稍微用力制止了查尔斯的挣扎,“查尔斯,别这样,你没有疯,你只是觉醒了能力,这不是你一直感兴趣的吗,在进化史上的奇迹,美丽的意外。”

     “我能听到你的心声,你不会因此感到害怕吗”,查尔斯睁开了眼睛看着霍华德,表情是不确定的脆弱。

     “如果你听得到我的心声,你就该知道我不害怕,这是你的天赋,查尔斯。”

      “不,这不是天赋”,查尔斯又闭上了眼睛,“这是灾难”,一滴泪水从他紧闭的右眼角流了下来,“太嘈杂了,那么多声音,那么多,太吵了,我……”

       霍华德伸手抹去了那颗泪水,“我知道,我知道,但你不要因为痛苦逃避你的能力,接受它,控制它,学会和它相处。”

      “不,我做不到”,查尔斯绝望地抱着头,“那么多情感,那么复杂,那么多阴暗和痛苦,我根本做不到。”

      “嘘,放松,查尔斯”,霍华德轻轻拍着他的背,“没关系,没关系,读我,读我的心。”

      “不,我不能。”查尔斯睁开了雾气朦胧的眼睛,嘴唇有些颤抖。

      “你可以,查尔斯,读我,看看我的心,我不害怕,”霍华德声音很轻,却很有坚定的感染力,“人性是复杂的,我不完美,你不完美,所有人都不完美,但是你要相信,有黑暗的地方就有光明,读我,深入我的脑海,不要害怕痛苦,你就能找到美好的地方,找到它,感受它,相信它,查尔斯,感受我,也感受你自己。”

       查尔斯看着霍华德,终于伸出手捧住了他的头,看着霍华德的眼神又有些犹豫。

       霍华德用鼓励的眼神回应他,“来吧,读我,痛苦和快乐,找到美好的一面,感受它”。

       过了很久,查尔斯终于在霍华德怀里平静下来。

      “感受到了吗?”霍华德轻声发问。

       查尔斯像是得到了解脱,又像是失去了力气,他挤出了一个笑容,“霍华德,你知道你今天的行为算是非法闯入吗?”

       霍华德也终于放松了一直紧张的肩膀,“所以呢,你是要报警吗?”


评论(6)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