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喵咪呀

【霍查】关于初恋的某些往事(十)

 “当时你在他脑子里读到了什么?”托尼问。

“希望。”

“关于什么?”

“未来,还有一切。”


       第二天,查尔斯被巨大的敲门声,当然或许是踢门声给震醒了,对于一个很长时间都没有睡过一个好觉的人来说不是特别愉悦的体验。

     “霍华德,指望你用温柔一点的方式敲门是不是我太不现实了?”查尔斯带着惺忪的睡眼一边嘟囔着开门一边伸手接过霍华德手里的东西。

       霍华德左手抱着一袋食物,右手搂着几罐啤酒,嘴里还叼着两包蕃茄酱,查尔斯开门后他终于能够空出一只手来解放自己的嘴,“嘿,指望你对我说句谢谢是不是太不现实了,请认清这个事实,如果不是我的手上堆满了投喂你的食物,我想我可以做到优雅的叫门。”

       查尔斯横了他一眼,“我可从来没有要求过,你的食物,或者什么别的”。

     “也许你愿意出门喂饱自己的话我就不用担心你把自己关在家里饿死了。”霍华德边把东西放餐桌上放边调侃着。

    “我只是还没有做好出门的准备”,查尔斯瞬间有些心情低落。

       霍华德看出来了查尔斯情绪的变化,他开了一罐啤酒递给查尔斯,然后自己也开了一罐,“猜猜我都给你带了什么”?

       查尔斯喝了一小口啤酒,“这个游戏很无聊,你知道我听得到你心里的话”。

     “再做给我看看”。

     “熏肉三明治、鸡蛋火腿三明治、爆米花,呃,还有几包薯片”,查尔斯做了个轻松的手势。

     “感觉不错吧”,霍华德大力拍着查尔斯的肩膀,“这个能力太方便了。”

     “嘿,小心点”,查尔斯小心护住因为霍华德的动作差点洒出来的啤酒,“我倒觉得这个能力给我增加了太多不便。”

     “凡事得往好的方面想,想想跟人打桥牌的时候”,霍华德喝了一口啤酒,冲查尔斯挤了挤眼睛,又打开一包薯片递过去,“也许我们呆会可以出去走走,去娱乐中心玩玩牌之类的。”

     “我不认为可以作弊是在往好的方面想”,查尔斯面无表情,把薯片咬得咯吱作响,“我说了我还没有做好出门的准备”。

     “查尔斯,你看,现在我们共处一室你也并没有不适应,外面的人和我并没有什么不同,你不害怕我,也不需要害怕他们,你不能总把自己关在没人的房间里”,霍华德温和的劝说着。

     “那不一样,因为你头脑简单,空空如也”,查尔斯发泄地把薯片咬得更响了。

     “我还以为昨天你已经深刻地领会了我超凡卓绝的大脑”,霍华德做了个伤心的表情,扔下啤酒,抢过查尔斯手上的食物,在查尔斯没有反应过来之前把他的手按在自己脸上,“原来你并没有看清楚,再来一次,好好体验。”

       查尔斯叹了口气,抽回手,“别闹了,你知道我在怕什么,太多声音了,我不能接受,太嘈杂了,我会疯的。”

     “那你就不要让这些声音进到你的脑子里面啊。”

       查尔斯震惊地看着霍华德,“我做不到,它们就是这样出现在我的脑子里,我没有办法控制。”

     “昨天你还觉得你不能深入我的大脑,结果你做到了,现在你又觉得你不能控制你的能力”,霍华德非常理直气壮,“这是你的能力,你当然可以控制它。”

     “我做不到!你知道的,我无法控制它,它就是莫名其妙出现了,我不知道怎么办。”查尔斯声音不由自主越来越大。

     “嘘,查尔斯”,霍华德拍着查尔斯的背,用额头抵着查尔斯的额头,试图安抚对方,他低声说,“相信我,这是你的能力,你能够控制它,而不是被它控制,你可以做到的…”

     “我做不到”!查尔斯却没有等他说完,一把推开他,重重躺在沙发上,甚至还背对着他将手紧捂住耳朵,做足了防御的姿势。

       霍华德却并没有气馁的样子,“那就让我们验证一下吧”,他轻松闲适的在沙发前的地板上坐下来,慢条斯理地拿出食物,小口喝着啤酒,似乎不是坐在客厅的地板上,而是坐在夏威夷的沙滩上度假。

       过了一会儿,查尔斯就气愤地从沙发上坐起来,“你在想些什么?”

       霍华德很无辜地看着他,“你摆出一幅要睡觉的样子,我当然是在脑海里给你讲述睡前故事,不觉得温馨吗。”

     “从前有一个王后,她生下了世界上最漂亮的小公主,她有着如雪一样白的肌肤,双颊红得有如苹果,眼睛蓝得如同最明净的天空,嘴唇像玫瑰花一样鲜艳,还有一头柔顺的棕色头发闪耀着星辰般的光泽”,查尔斯脸有些红,也不知道是气愤还是羞涩,“这是什么睡着故事?”

     “白雪公主啊,你没有听过吗?哦,查尔斯,你的童年。”霍华德做了个惊讶又同情的表情,当然也很欠扁,“没关系,这个我可以弥补。”

    “这个故事我当然听过,明明是乌木一样黑的头发和眼睛”,查尔斯脸更红了,“不要乱改情节,更不要在脑海中播放我的脸!还有我不需要你的什么睡前故事。”

    “反正谁都没有见过真正的白雪公主,我个人认为蓝眼睛和棕色头发比黑色更吸引人,我坚信这么一点创新不会损害故事的动听性”,霍华德好整以暇咽下嘴里的食物,“你不能控制我的声音不出现在你的脑海,我也不能控制我在讲故事的时候不想着你的脸,我想我们扯平了。”

       查尔斯张口结舌,只得愤愤地背对他继续倒在沙发上。

     “国王为了庆祝美丽的公主降生,举行了盛大的宴会,他遍请亲朋好友,和十二位女巫,但是其中一个女巫嫉妒白雪公主的美貌,对公主下了诅咒,十五岁时,公主会被一个纺锤戳伤手指,倒地死掉。”

        查尔斯翻了个身,“这是睡美人的情节”,然后更用力的捂住了耳朵。

      “请忽略这些不重要的细节,重要的是故事本身,放心,我不会让故事悲剧的,另外的女巫却祝福了公主,公主不是死亡而是沉睡,只要有命中注定的王子吻上她如玫瑰花一样娇艳的嘴唇,她就会醒来。”

        查尔斯又翻了个身,“烂俗”。

      “有一个王子听说了白雪公主沉睡的故事,爱上了传说中的美丽公主,于是他用勇气战胜了森林中的恶龙,用剑毁灭了恐怖的吃人的荆棘墙,终于来到了公主的身边,他带着浓浓的爱意深深的吻了沉睡中的公主,公主睁开了眼睛,他被那双像蓝得如同阳光下的海洋一样的眼睛打动,一见钟情,…”

       故事没有讲完,因为查尔斯拿枕头攻击了他,“快停下你那恶俗的故事,去掉那些令人作呕的形容词,还有为什么王子会是你的脸?”

       霍华德一边躲闪着,一边辩解道,“所有人都认为我具有王子的气息,学校剧团每年的表演我都是演王子的第一人选,相信我,用我的脸是王子的荣幸,还有,让我说完结尾,从此王子和公主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

        两人打闹了一阵,当然更贴切的说法是查尔斯单方面的攻击,直到某人气喘吁吁才停下。

       然后,“从前有一个王后,她生了世界上最漂亮的白雪公主,她有着如雪一样白的肌肤,双颊红得有如苹果,眼睛蓝得如同最明净的天空,嘴唇像玫瑰花一样鲜艳,还有一头柔顺的棕色头发闪耀着星辰般的光泽……”故事又重新开始了。

     “不,快停下”,查尔斯很悲愤。

       三个小时过去了,如果查尔斯走进房间,那么霍华德也毫不犹豫的跟进房间,如果查尔斯走进盥洗室,霍华德就靠在盥洗室的门边,总之,为保证脑电波通话交流质量,霍华德不会离查尔斯十步远。

     “停下,不要再在你脑子里想这个该死的故事了,它在我的脑海里再多出现一次我就会吐在你身上。”查尔斯看起来已经十分无力,连声音都无精打采。

     “哦,查尔斯,能不能停下来这取决于你,不在我”,霍华德将外套脱掉,做出随君呕吐的样子。

     “我真的做不到”,查尔斯有气无力的说。

     “我明白了,从前有一个王后,她生了世界上最漂亮的白雪公主,她有着如雪一样白的肌肤,双颊红得有如苹果,眼睛蓝得如同最明净的天空,嘴唇像玫瑰花一样鲜艳,还有一头柔顺的棕色头发……”

       又过去三个小时。

    “该死的,你已经折磨了我一整天了,我发誓你再多讲一遍这个愚蠢的故事我会忍不住杀掉你”,查尔斯威胁地说,当然他那软绵绵的声音丝毫不构成威胁。

     “随便,只要你能下手,我绝不反抗。”对比着查尔斯的气若游丝,霍华德简直显得太气定神闲。

     “你知道就算我下不了手,我还是可以把你从房间里丢出去”。

     “随你,反正我们都知道进你的房子也不止从门进来这一个方法”,霍华德用下巴指了指昨天被石头打碎玻璃的客厅窗户。

        查尔斯沉默了一会,“我们的食物吃完了,你确定不需要再去买一点吗”,这已经是近乎哀求的语气了。

     “我觉得我们还可以坚持个几天,毕竟之前你也把自己关起来了几天,我想你大概应该已经适应这种生活了”,霍华德果断拒绝了这个提议和这个提议的言下之意。

      “可是……”

      “查尔斯,不要试图跟我聊天来打断我为你精心挑选的精彩绝伦的故事”,霍华德识破了查尔斯的企图,“你还是考虑下如何控制自己的能力比较重要。”

       伴随着“如雪一样白的肌肤,双颊红得有如苹果,眼睛蓝得如同最明净的天空,嘴唇像玫瑰花一样鲜艳,还有一头柔顺的棕色头发闪耀着星辰般的光泽”这种可耻的形容,时间又悄然流逝了两个小时。

       查尔斯如同幽魂一般走进房间,倒在床上,眼睛里的光彩仿佛都消失了,平时如红蔷薇一般的唇色也黯淡了几分,看着十分令人怜惜,“我觉得再听你念这该死的睡前故事我甚至宁愿选择死亡,为什么你看起来精神还这么好?”

     “也许我也觉醒了我的能力吧”,霍华德的声音也有了几分不易察觉的疲惫。

     “而你选择运用你的能力折磨我。”

     “如果你要这么说的话,也许应该让王子和公主在婚后生活加一点少儿不宜的情节,这样故事的观赏性会不会更强?”霍华德挑了挑眉。

       查尔斯半闭的眼睛瞬间瞪圆,“你要是敢这么做的话,我一定会杀了你。”

       最终不知道过去多久,也许是睡前故事终于起效了,查尔斯安静地睡了过去。霍华德轻轻地给查尔斯盖上了一层毯子,用手指抚平他略皱起的眉头,又在他那讨人喜欢的脸颊和嘴角处流连了一阵,终于露出了疲惫又欣慰的笑容。

       霍华德走出去,轻轻将卧室门带上了。


评论(9)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