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喵咪呀

【霍查】关于初恋的某些往事(十一)

       我的同事休产假了,所有的工作都丢到了我的头上,偏偏公司作死的又来了两个新项目,我简直忙到没有时间睡觉了,真尼玛自割腿肉给自己吃都做不到了,话说霍爹演的弗莱明真是帅啊,只可惜是迷你剧一下下就看完了,不开心……

———————————————————————————————

       查尔斯是被霍华德拍醒的,他感受到霍华德的手拍在他脸颊上的温热的触感,多日来他脑海终于又重温了久违的平静,紧绷的神经如蚕丝泡在温水中一般舒展开来,在甜美中升起一丝疲惫,他还想继续闭上眼沉睡,但是霍华德明显不同意他的观点,因为霍华德爬上了他的床将他强行架了起来。霍华德又揉了两把查尔斯的乱发,“小公主,现在已经是中饭时间了,你得起床了”。

    “已经中午了?”查尔斯无力瘫靠在床头,半睡半醒的状态让他的反应力如一只迟缓的树懒,迷糊了好一会才明白过来“你刚才叫我什么,不要让我想起昨天你讲的那恶心的故事!”带着睡意的声音绝对表达不好威胁的意图。

    “好的,小公主。”霍华德边说边往门外溜。

    “说了别这么叫我!”一个抱枕朝霍华德飞去,却还是晚了一步,因为霍华德已经成功逃出去并敏捷地把门带上了。

    “查尔斯,记住把你糊满了口水的小脸洗干净,然后再出来吃饭。”门又开了一条缝,霍华德抻了个脑袋进来对着查尔斯挤眉弄眼。

       查尔斯条件反射地伸手摸自己的脸颊,于是又一个抱枕朝着霍华德飞了过去。

       查尔斯顶着被霍华德揉乱的头发走到客厅,霍华德正在往餐桌上布菜,“霍华德, 我不知道你也会……”查尔斯瞪着一双睡醒惺忪的蓝眼睛,那震惊的样子像极了布偶猫。

      “会什么?”霍华德边给餐桌摆上餐具边问。

      “呃,我从来都没有想过你也会…”,查尔斯皱着眉头组织着语言,这种突破认知的感觉实在太难以表达了,“会照顾人?”

     “哦,这没什么,我一向擅长给人惊喜”,霍华德朝他抛了个媚眼,并殷勤地帮查尔斯拉好椅子。

       查尔斯直到走到餐桌边入座,拿起刀叉,那惊讶的表情都没有褪去,他的蓝眼睛灵活地在食物与霍华德脸上来回逡巡。

    “怎么了,突然间爱上我了”,霍华德挂起了招牌性的笑容,“虽然我近期都没有要结婚的打算,但是你现在诚恳地跟我求婚我也许会考虑给你一个机会”。

       叉子撞在了盘子上,查尔斯没有忍住白眼,“没错,每次在我考虑应该不应该感动的时候你都很擅长给我惊喜。”最后两个字查尔斯咬牙切齿地加重了读音。

      “下午三点,海边老地方见?”

     “你怎么知道我现在愿意出门了”,查尔斯咬着叉子闷闷地问。

     “在你昨天晚上睡着的时候”,霍华德笑了笑,“我就知道我的办法起效了。”

     “哦,是的,假如我没有成功控制我的能力的话我昨晚大概就已经被你烦死了今天就看不见太阳也不能坐在你对面看着你可恶的脸吃饭了”,查尔斯忿忿地飞快地不带任何停顿地说完了一长串话,看起来对昨天霍华德讲的睡学故事怨念颇深。

     “或者,你可以对我简单地只说两个字,谢谢”,霍华德一边把空的餐盘往水槽里放一边说,“而我,也可以简单对你说,不用谢。”

 

       当查尔斯来到熟悉的海滩时,霍华德已经靠在碓石上等候了,他穿着极其合身的黑色西装,双腿交叠,双手插在口袋里,越发显出腰线和腿的修长,他偏着头看远处的海景出神,在不透明的阳光下显现出线条流畅的侧脸,海风将他的头发吹得有些凌乱,却不得不让人承认此时的霍华德没了往常的玩世不恭以后展现了另一种强烈的帅气与吸引力。

     “我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我会看见你穿西装”,查尔斯犹豫了好久才叫把霍华德从深思中唤回到这个世界,“不过你穿着西装,很好看。”

     “谢谢,我知道你一向眼光良好”,霍华德马上对查尔斯露出了熟悉的笑容,他拍了拍身边的位置,示意查尔斯过来。

     “我没有记错的话,你说过这种衣服是人性的枷锁,自由的禁锢”,查尔斯用眼神扫了扫霍华德。

     “这个嘛,我到现在也这么觉得”,霍华德挑了挑眉,露出一个无奈的表情,“娱乐中心对我的起诉记得吗,律师说陪审团会喜欢我穿成这样,还有就是我爸爸,那个老斯塔克命令我一定要这么穿,要不然他就当着所有人的面扒光我然后亲手给我套上这身衣服。”

       查尔斯一下子笑出声来,“你爸爸和你真像。”

     “哦,相信我,我是个正直的好青年,而他是个无耻的老混蛋”,霍华德非常诚恳地说。

     “所以说,你要走了是吗?”查尔斯脸上还挂着浅浅的笑容,但是谁都能看出来他心情不佳。

     “而你好像并不意外?”

        查尔斯低下眼帘,“我读你的心的时候就知道了一切,你爸爸终究是不会让你一直胡闹下去的。”

     “是啊,我爸爸终于学会关注我了,只是这关注来得太不巧”,霍华德叹了口气,“你为什么一直没有问我?”

     “因为我知道你总是会告诉我的。”查尔斯勉强笑了笑。

     “是啊,事实上我一周前就应该走了,可是我实在不放心”,霍华德挠了挠头,转移了视线,“我本来想看着你回学校了再离开的,但是那个老混蛋说我再耽误一天他就会请人将我押送回家,我猜我大概真的不能再拖时间了。”

     “我再过两天就回学校了”,查尔斯低着头说,“还有,谢谢你,要不然我可能……”

     “你可以的,查尔斯,相信我,你比你想象中更有适应的能力”,霍华德笑了起来,“当然没有我你一定不会这么快适应,所以你的谢谢我收到了,还有,你一定要记得,这种能力是种天赋,请一定要接受它,记住我说的话,没有人是完美的,但是有阴暗的地方一定会有美好”,说着霍华德将手伸进西装内袋里摸索着,不知为何霍华德尝试了好几次。

     “你是在找求婚戒指吗,然后紧张到掏不出来?”查尔斯难得地开了个不正经的玩笑。

     “哦,是的,查尔斯,你真了解我,我有这个打算,可是我还没有挑到合适的”,霍华德非常擅长打蛇随棍上,他终于掏出了一盒磁带,“所以,现在我只能给你我做的磁带,相信我,下一次,我一定会掏出求婚戒指。”

     “谢谢,这礼物太棒了”,查尔斯忽略了霍华德的调笑,将磁带接了过来,“但是我没有给你准备礼物。”

     “不过是一盘磁带而已,没有必要表现得这么感动,粘粘乎乎的。”还是和上次分别时一样的话,霍华德拍了拍查尔斯的肩膀,用貌似很不经意的口气笑着说,“至于我的礼物,你不用担心,我已经收到了”,说着他从身后拿出一本笔记本来,熟悉的烫金封皮,“那就是你给我写的诗”。

       查尔斯看见笔记本的时候就跳了起来,“那是我的笔记本,为什么会在你手里。”

     “当然是你在宿舍拿的”,霍华德理所当然的说,“那天晚上你因为艾莉莎赶我走,我走之前先回你宿舍拿了这个,哦,对了,不要怪我,是那个淫货给我开的门”。

      “霍华德,还给我”,查尔斯欲伸手去抢,“我会帮你再挑选别的礼物。”

      “查尔斯,我对这个礼物非常满意,我的礼物应该由我来决定不是吗”霍华德敏捷地站起来将手举高,另一只手阻挡着查尔斯的进攻,“你就把它当成我人生中最后一次偷窃的行为吧”。

       查尔斯停下了抢笔记本的动作,这是一种默认,“你解决完这个起诉以后有什么打算?”

       霍华德也安静下来,用手摩挲着笔记本,“这个问题有我爸爸出面根本不算问题,我打算去MIT读机械工程,就像你说的一样,我现在纯粹在浪费时间。”

     “我真为你高兴,你知道吗,以你的才华,你能做更多的事情,我说过你会成为最伟大的发明家,或者工程师,管它呢,反正你会很有成就的,你是个天才”,查尔斯真心为霍华德高兴。

      “这么看来,除了相信你的判断我别无选择”,霍华德一手抱着笔记本,一手搂着查尔斯的肩膀,“你会给我写信,像往常一样?”


评论(15)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