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喵咪呀

【翻译文】An Exile In Albion/阿尔比恩的逃亡(一)

       蛮老的文章,也不知道有没有人翻译过,反正我也是玩啦,就当练习英文好了,哈哈!

————————————————————————————

       亚瑟出现在埃尔多就好像一头被驯服的狮子出现在餐桌上:你不用担心它会将你撕成碎片,但毫无疑问它仍然非常具有威胁性,而这让邻居们感到紧张。

       他们之所以会来埃尔多应该是得到了大家默认的,至少梅林如此认为,离卡美洛边界不远,又可以得到栖身的地方和食物,尽管条件并没有太好,但最起码不会让大家变成乞丐。他们的到来是受欢迎的,虽然村民们对此也感到疑惑。在过去两天亚瑟迅速地让每个人都变得衣衫褴褛,忙碌不堪:重新修建一人高的屏障以增强村子的防御能力,挖掘多条灌溉的渠道来增加几亩种殖和畜牧的土地,解决了三个长期以来悬而未决的争议(从而消灭了这个村庄本来足以维持整个冬季茶余饭后的谈资)。

       现在迪纳丹和凯睡在史密斯家的草料棚,高汶睡在胡妮丝家的一间小棚屋里,而窗帘的背后,亚瑟裹着斗篷躺在胡妮丝家另一间小屋的地板上,也许还会梦到什么新的修葺方案。梅林终于意识到,如果他不能很快的将亚瑟带离这个小村庄,鉴于亚瑟孜孜不倦地进行着建设工作,很快这里就会变成一个有着石墙的小镇,再不久离这最近的一座山上也将修建起一座城堡,而脾气不是太好的森瑞德国王可能会因此采取一些暴力手段来表达反对的意见。

       但是现在最大的问题在于,他不知道他们还可以到别的什么地方去。到其他村庄也将得到和现在一样的结果,到别的城镇去可能会更糟糕,因此城镇比村庄的起点更高。去另一个国家则更不可能,亚瑟从来也不是为服务别人而生的,如果亚瑟听见有人劝他宣誓效忠某个其他的国王这种建议,梅林简直可以预见亚瑟会有什么激烈的反应。

       无论如何,这对于“亚瑟将成为卡美洛之王”的命运来说都是不可行的,尽管他们从来也没讨论过这个问题。唯一让梅林感到安慰的是,他意识到莫甘娜为什么看上去那么苍白,眼神中为什么会一直透露着那种惊恐和疯狂。看到未来是非常可怕的体验,它不像你平时用眼睛去看的感觉,未来的景像是由无数的闪回和凌乱的信息所构成,心脏会随之不同自主剧烈跳动,这些画面不是在你的脑中呈现,而是出现在五脏六腑中,然后你张开嘴,它们就会往外冒,最令人讨厌的是你知道这些是真的,但你不明白你为什么会知道未来以及未来的这些事将会怎样发生,啊,这种体验他真的不会想要多感受一次。

       无论如何,不可能让亚瑟去加入别的军队,而如果装备齐全,亚瑟肯定会自己组织一只军队,这毋庸置疑会让自己陷入重重麻烦之中,显然此时需要做的决定将成为未来的分水岭,不同的选择会把这位即将成为传奇之王的王子送入到不同的未知结局中,得找点什么分散他的精力。

    “也许你应该告诉亚瑟我们已经不需要再进行狩猎了。”胡妮丝搅拌着锅中的炖肉,这是一个巨大的锅,她盖上锅盖让肉整夜都在火上熬炖。“我们已经有了足以维持一周的食物了,而且沃尔特的熏制房也没有多余的空间容纳猎物了。”

    “是的,我的确打算告诉他,”梅林沮丧地说。这又是一件需要转移亚瑟多余的精力的事情,他看着胡妮丝,她走过来在他身边坐下,梅林体贴地递给她一杯热茶,“我想,我想我们可能要离开了,必须尽快离开。”

         “我知道。”胡妮丝说,她粗糙的双手在木杯上摩挲。自从上周梅林骑着马进村后她的脸上就一直带着这种疲惫、担心和害怕的表情,那天梅林下马时虚弱得连站都站不稳,是亚瑟扶住了他。她尝试着对梅林微笑,但那微笑非常勉强。

         “我们会没事的,”梅林试图安抚她。“我会没事的,我现在好得不能再好,你看,”他伸出手,手心上燃起一簇小小的火焰,他让这簇火焰环绕着他的手指起舞,“我再也不用为了隐藏它而提心吊胆了。”

        “你不把房子烧了才是最好的。”胡妮丝笑着说,她起身走回到炉子边,直到背对着梅林微笑的嘴角才慢慢放下来。

        “我是和卡美洛的四个骑士一起上路,你知道的, 亚瑟他剑术高强,杀怪啦,打仗啦之类的事情他都非常擅长。”梅林轻快地说,为了让母亲更放心。虽然对他个人而言,他毫无疑问地认为他可以照顾好自己。好吧,他故意略去了关于他因为击败了十二个非常强大的巫师而用尽了最后一分力以至于毫无反抗能力差点被绑在刑柱上烧死的故事。但就算略去了这部分,胡妮丝那天还是搂着亚瑟的脖子哭了很长时间,让大家非常尴尬,尤其是梅林。

        “对了,我刚才跟你说的话你别都说给亚瑟听”,梅林飞快地补充道。

       “我亲爱的孩子,”她伸出手抚摸他的脸颊,“答应我,你还是要谨慎使用你的魔法,人们仍然会害怕它,而他们会痛恨他们所害怕的东西。”

         “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我,或者伤害亚瑟。”

         “哦,那是当然,”她说,但她那低沉的声音让梅林非常确定他并没有真正让她感到放心。

        他觉得她不是担心他受伤害,但如果不是害怕他受伤,他想问她到底在害怕什么,但他如果这么问了的话她可能会提出数以百计的问题,而他不确定他能都回答得上来,这让他对要不要继续提出问题而感到犹豫。他看着她握着木杯的手,这是一双凝结着时光的苦难的手,上面布满了因为劳苦工作而皴裂的伤口,肿胀并结着老茧的指关节。

        他还记得他第一次把一碗快撒到地上的汤还原时,那只手给了自己一巴掌。“对不起,对不起,”当时梅林吓得哭了,他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结果又把汤撒了一地。“梅林,你看看…”胡妮丝的声音因为恼怒变大,但是突然之间她的身体又软了下来,坐到地上哭了起来,但是很快她又笑出了声,然后她抱起梅林,亲了亲他的脸蛋,仿佛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这是他三岁时的记忆。

        梅林的手非常好看,光滑、修长、白净。他的手曾被多次烧伤,被药剂腐蚀,在擦洗盔甲和剑的时候被划伤,但他没有留下疤痕,或者别的什么伤口。他的伤口总是愈合得很快根本不会留下任何疤痕。他的手一点也不像她的。他从来没有问过他为什么会拥有这样一双手,或者为什么会有金色的火焰在他眼中跳跃,她也从来不说。但是每个五朔节前夕,当其他人在外面唱歌和庆祝节日时,她总是让他呆在家里忙于做一些其他的事情。 

         他握紧双手,“我会小心的,”他承诺,非常坚定。她点了点头,站了起来,吻了吻他的脸颊。

        “现在,去睡觉吧”,她向火堆中加了几根木柴。

        他脱下靴子,蹑手蹑脚地进了房间,希望自己不会吵醒亚瑟,但是他白费这份心了:在昏暗的火光跳动中,梅林能看到亚瑟眼中的光芒,亚瑟没睡着,他睁着眼看着屋顶沉思。梅林叹了口气,飞快地爬进自己冰冷的毯子里,然后假装睡觉,却偷偷地看亚瑟。

        “你知道吗,我就睡在你的旁边,我可以看见你偷看我。”亚瑟说。

        “我没有偷看你。”梅林想也不想就说谎。

        亚瑟翻了个身以便于更好的瞪着他,“你得知道,我才不管你是不是很厉害的巫师,你要惹我不高兴了我还是会像以前一样把你扔进水坑里。”

       “那我就会,用魔法在你的床上铺满荨麻,”梅林忿忿地说,然后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成为了转移亚瑟注意力的那个角色。

         一场肉博不可避免地发生了,当扭打结束时,亚瑟将脑袋把他的枕头压在了梅林的脸上。最令人尴尬的是,亚瑟只用了一只手就禁锢了梅林的两只手腕,他紧紧地把梅林的两只手按压在梅林脑袋上方的地板上。梅林挣扎着用腿想踢开上方的亚瑟,但那也是徒劳,他别无选择,只好气喘吁吁的放弃。

        等梅林安静下来,“挣扎够了吗?”亚瑟愉快地问。

        “你绝对是一个菜头。”梅林的声音从枕头底下传上来。

        “那是什么?”亚瑟说。“我可没有听到你说‘是的,亚瑟,我承认你很厉害,’你不说的话就别想我放你起来。”

         好吧,还有条件。梅林努力将他的头扭到一侧,念了一句咒语”Ermiad pegranos anadrathi”,然后亚瑟的毯子就飞向空中,将他的头和手臂裹了起来并把他拖到了地板上。

        梅林翻身跃起,坐在亚瑟的大腿上把亚瑟的手腕牢牢绑住。

        “你这是该死的作弊!”亚瑟喊到,努力挣扎着。

        “哦,你可是一个训练有素的骑士,而且你还用你100磅的体重压着我,这才不是作弊,”梅林高兴地说。他此前从来没有想过亚瑟知道了他会魔法以后会怎么样,这感觉太奇妙了,不用再隐藏自己,不用再假装自己只是一个从乡下来的普通的小男仆。梅林觉得自己像是被松开了枷锁,他的魔法也像是有了自主的生命,它想要对着亚瑟吟唱,它要在他面前展现,对他说哦看我的,看我的。

       然后,有一闪而过的愧疚感,没错,他才刚刚承诺了他的母亲,但是这又怎么样呢,这是在自己的房间里,亚瑟已经知道他会魔法,还有这是亚瑟自找的,这么多年了,他总是拿着他的剑自以为是地炫耀他所谓的英雄气概。没人会责怪梅林使一点点坏。

       梅林对着亚瑟的脸俯下身,轻声说“感觉如何,你现在要对我说‘你是绝对正确的,梅林,你非常聪明,还有——”话还没有说完,梅林就被亚瑟的双腿绞住了。

        亚瑟迅速地将梅林缠住旁边甩开,然后又重新翻身压住了他并且用手捂住了梅林的嘴。

     “Mjkoie&^#!!%^^^ !”梅林想要表达的意思是,“从我身上滚下去,否则我就把你变成一只青蛙。”他不确定他是不是能够将人变成一只青蛙,但他曾经使用过一段咒语把紫褐色的布变成绿色,他认为他可以从那里开始实践。

        亚瑟笑得一脸阳光(傻气),显然一点都没有理解梅林的意思。“你是在说对不起?”他换了个舒适的姿势,将手肘靠在地板上,他的身体几乎把梅林肺部的空气都挤了出去。

        梅林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准备将亚瑟翻转压倒。他不需要咒语。虽然最基础的魔法就能做到,但现在他连呼吸都觉得困难。魔法是很难使出来的,当有人把你当成床垫舒服地躺在你身上的时候。亚瑟压在他身上,他有着贵族式的高挺的鼻梁,露出那种自恋的微笑,这让梅林想要揍他。他毫无保留地把全部重量都压在梅林身上,从锁骨到大腿,的确,亚瑟不算特别高,但亚瑟真的非常结实,嗯,非常重。

        梅林盯着亚瑟,并试图让思绪去它该去的地方,然后气氛慢慢变得不一样了。最开始亚瑟还得意洋洋地傻笑着,然后他的脸色渐渐的变了,他的笑容一点一点消失。火的余烬在房间里洒下了些微亮光,梅林发现亚瑟的眼神变得幽暗起来。

        “好了,真是太幼稚了,”亚瑟突然起身,放开了梅林。 

       “是的,没错”,梅林挣扎着坐了起来,过了一会儿他才啊了一声,金色的光芒在他眼中一闪而过,绑着亚瑟手腕的毯子自已松开,掉在了地板上。

评论(7)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