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喵咪呀

【翻译文】阿尔比恩的逃亡(三)

       梅林看着房间里成堆的盔甲、剑、长矛和盾牌,当然房里还摆着清洁这些武器的水和刷子。

    “这样才像话。”亚瑟从窗户边转过身来,心满意足地拍了拍手。

       诚然,对比起埃尔多的小木屋来说,这里宽敞得已经近乎奢华了。但是,这四位无名的游侠儿骑士,准确的说,这四位因为在逃亡中所以不得不隐姓埋名的骑士们,也因此并没有被安置到沃廷格王宫里最好的客房中,这个情况就算不是在公开比武大赛如火如荼开展的时候也是情有可原的。反正不管怎么说,5个大男人只能挤在一间中等大小的房间里,而房间里只有4张床。

     “我们得参加比赛,呃,所以,那需要……”亚瑟有点支支吾吾,把这些都需要你擦洗了这后半句话咽了下去。

       梅林把目光从那堆盔甲上移开,眯起眼睛意味不明地看着亚瑟。

    “所以你不会介意吧,对吗?”亚瑟故作轻松地说。

    “介意?”梅林露出了一个咬牙切齿的微笑,“哦,当然不介意。”说着他故意往最大的那张床上一倒,然后抬起一只手,念了一句咒语,“Venasti”。

       霎时间所有盔甲都浮到了空中,海绵和刷子像有了生命般在空中跳跃着勤劳地洗刷着盔甲。骑士们看见此景都不由自主退了几步,迪纳丹骑士还偷偷地在胸前划着十字,虽然他认为他的动作已经足够隐秘了。

       梅林双手交叠放在脑后,找了个最舒服的姿势躺好,“好了,现在我只需要,嗯,好好休息就好。”

     “呃,好吧”,亚瑟盯着那些盔甲,有点犹豫,“梅林,你这样,应该不会弄伤盔甲或出点其他的什么问题吧?”

     “你之前可从来没担心过。”梅林说。

     “我之前……”亚瑟无意识的重复着梅林的话,等他反应过来这句话意味着什么以后立刻闭上了嘴,瞪着梅林。

       可是梅林更加理直气壮地回瞪着他。

      “好吧”,过了一会,亚瑟败下阵来,“我们…过一会再回来!”

       骑士们小心翼翼地从漂浮的盔甲边走过,十分谨慎地打开门,仿佛那扇门也会跳起来攻击他们似的。梅林想,真应该让这些盔甲把他们赶出去,尤其是亚瑟。但他很快打消了这个念头,因为他们到这来整整骑了3天马,中途别说能在床上睡觉了,几乎连休息的间隙都没有,这实在,实在是太累了。

       大概睡了几小时,在半梦半醒间梅林隐约听到了亚瑟的声音,似乎在叫他往旁边躺过去点。大约是亚瑟在他耳边的呼吸太过于灼热,梅林嘟囔了几声,但还是听话地往旁边挪了挪好让亚瑟躺上来,然后又很快睡了过去。等梅林醒来时,感觉到有些不一样,这么多天来第一次觉得身上是暖烘烘的,温暖的阳光洒在身上,而亚瑟抱着他,平稳的温热的呼吸喷吐在他的颈后。更让他觉得糟糕的是,这种感觉太美好了,不仅仅是觉得温暖,也不仅仅是一个拥抱,而是一种更深层次的感觉----一种强烈的归属感。亚瑟的身体严丝合缝地贴着他的背,他们的双脚也无比契合地交叠在一起,仿佛本来就应该如此,这是再自然也不过的事情。

     “亚瑟!”梅林哑着嗓子轻声叫他,试图翻过身去,但是亚瑟纹丝不动。梅林局促不安地扭动着,动作越来越大地挣扎着,好让自己能转过身去把亚瑟戳醒。但是当他终于与亚瑟面对面时,看着那蓬松的金发,还有红酒渍残留的嘴角,以及那双眼睛下淡淡的一抹黑眼圈,梅林却不知道应该做什么了。这时亚瑟的眼皮及时地弹动了几下,然后睁开了眼睛,对着梅林眨了几下。

     “我在睡觉。”梅林头脑一片空白,不知道为什么会说这样的蠢话。

     “我知道”,亚瑟似乎没注意他说的傻话,“这里…这里只有4张床…”他打住了。他们在彼此耳边小声说着话,其他人可是都躺在旁边的床上睡觉。他们谁都没有再动,亚瑟的一只手臂被梅林枕着,他的另一只手不知为什么居然放在了梅林的臀部,这样使他们更为紧密地贴在了一起。不应该是这样的感觉,如此美好的感觉,简直像是施了魔法,一阵不知名的热度涌向了亚瑟的小腹。

       梅林觉得自己的脸越来越红,越来越烫,虽然亚瑟已经不像刚才一样直勾勾地盯着他看。“我们是不是应该,”梅林不知所措地说,“起床了,还是…”

     “是啊!”没等梅林说完,亚瑟立即用行动表示了赞同,他迅速将盖在身上的毯子拨开,动作非常利索地起了床。对比之下,梅林起床的动作可要慢得多了,他皱着眉头,慢慢把身体撑起来,身体酸痛得仿佛被人用棍子抽打了三天。

       等到大家都起床后,显然身边有一个那么好的仆人还要让骑士们自己去拿早餐的话也太奇怪了,亚瑟指出这一点的时候,梅林不假思索地说,“我真应该把你变成一只鸽子!”这句话让骑士们露出了紧张的神色----迪纳丹甚至已经把手放在了佩剑的剑柄上!梅林意识到这点后立即识时务地向大家露出了笑容解释道,“这只是一个玩笑!”

       亚瑟马上露出了那种着实令梅林讨厌的得意的笑脸,梅林懒得再多看他一眼,跑去取大家的早餐。所谓的早餐,不过仅仅是些清如水的稀粥和干面包罢了。

       槽糕的事情发生了,当梅林回来的时候亚瑟的笑容已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忍耐着怒气的表情,这种表情梅林太熟悉了,每当亚瑟听到他不愿意听的事情的时候就会露出这样的表情,而迪纳丹和凯紧张的不时地瞥着梅林,很明显,在刚才梅林离开的时候他们在谈论着他。

      梅林想这应该就是之前母亲所担心的事情了,他生气地盯着自己的粥---说实话,对于粥来说,这实在稀得过了分。在他们所有人都无能为力的时候,是梅林救了所有人,至少救了他们的王子,这点是非常确切的,而且他们都认识对方那么多年了,为什么还要这样怀疑他呢?

       还好,至少高汶没有对他产生别的看法,还会实实在在地跟他说话,即使他仅仅只是说“你不把这些吃完吗?”他看着梅林碗里还剩了大半的粥如此问道。

     “你就不担心粥里被下毒了或者加了点别的什么东西,”梅林倾斜了一下自己的碗,给他看碗里的粥。

     “不担心,”高汶边往嘴里舀着粥边回答,他把粥喝得干干净净,“我父亲身边就有个魔法师。”

    “是吗?”亚瑟抬起头,被高汶的话吸引了注意力。

    “是的,魔法师真的非常有用,有一年冬天我们被暴风雨困住,整整一个星期都无法出去。我爸爸说正因为当时有魔法师在场才使得他们没有自相残杀,”高汶兴高采烈地说着,“那家伙…”他摆了摆手,“从手帕里,还有别的一些什么东西里变出了很多小鸟。”

        梅林简直不知道自己该对至少有一位亚瑟的骑士不怀疑他这件事情感动高兴,还是该对自己被比作一个三流的魔术师而感到生气。不过他也没有时间多想了,他们已经吃完了早饭,而且比赛也快开始了。 

        一开始,梅林还想着不要去帮亚瑟穿盔甲,但他很快就丢开了这个想法,因为他早已习惯了帮亚瑟做这种事,而且他有点不能自抑地感到焦虑。这跟乌瑟喜欢在卡美洛举行的那种庆典式的比武不一样,就在梅林去厨房拿早餐如此短暂的时间里,他就已经听到仆人们在打赌第一天的比赛会有多少人丧命。

     “你应该知道的,”梅林在拉紧盔甲的带扣时说,“也许…也许你还是别拿冠军比较好。”

     “什么?”亚瑟很不解。

     “我只是想说,得第一名太引人注目了,”梅林试图让他理解重点,“我听说第三名的奖励也有200个金币,这已经够我们用好久了…”

     “我不会在比赛中放水的!”亚瑟答道,“这太可耻了。”

     “什么?怎么会呢?我又不是让你作弊!”梅林说。

     “这就是作弊!”亚瑟严肃的说,“在展现勇气的赛场上,全力以赴是骑士的应尽的义务!”

     “哦,是的,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像超级大傻瓜一样在赛场上显摆是骑士应尽的义务。”梅林说。

     “闭嘴,梅林”亚瑟一把从他手上抢过自己的头盔。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