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喵咪呀

【翻译文】Third in Line/第三候选人(二)

       在高汶去中东后的那一年梅林搬去和他的同学芙蕾雅和吉利做了室友,将自己全部精力都投入到了毕业论文中,如此一来,也无心插柳地获得了导师的大力称赞,但梅林这种生活方式朋友们可不认同,高汶每月的例行邮件都不得不在最后加上一句,“请至少给你自己找点乐子吧,好吗?”兰斯和格温也每天发短信给梅林拜托他至少偶尔出个门呼吸呼吸新鲜空气。就这样梅林不为所动地深居简出,在他毕业的最后一年他收到了三封研究生的录取通知书,这可真是史无前例。

       他终于给了自己一个假期,和格温、兰斯,他们的朋友珀西还有格温的双胞胎哥哥伊立安一起躺在埃及的海难上休假,他值得拥有一个美好的假期。随后他坐飞机去了沙漠中的某个地方见了高汶一面,然后才回了趟家,提着早就打包好的行李,给了母亲一个告别吻,动身去了伦敦。

       就这样到了现在,好朋友们坐在咖啡厅的角落享受着香甜的摩卡。高汶中途回来过一次,住在兰斯和格温的客房里,他的皮肤因为太多的日照变得黝黑又粗糙。兰斯和格温坐在他们的专属爱情座位上,身体无意识地靠向对方粘在一起,真是一如既往的如胶似漆。就在兰斯给大家的咖啡里倒牛奶时,梅林开口了:“我觉得”,他顿了顿,然后清了清嗓子才往下说,“我可能遇到了喜欢的人。”兰斯停住了,把目光从杯子上转移到梅林脸上,而高汶的眼神闪了闪,“是吗?”他露出了一个笑容,问道。

       梅林一向贫瘠的爱情生活一直是三个朋友关注的焦点,已婚的格温和兰斯时不时邀请他去家里吃饭顺便让他见见格温认为“非常适合”他的朋友,个中意味表露无疑,而高汶则尽其所能地把他拖到每个gay吧去。

    “你刚才说‘你觉得’是什么意思?”兰斯皱了皱眉表示疑惑。

    “他是我工作的时候遇到的,”梅林低着头盯着杯子小声说,那样子就好像搅拌杯子里的咖啡有多有趣一样。“他在顶楼工作,最开始我觉得他就是个蠢材,不过…后来,我们共同参与了一个项目,所以……”

    “等等,”格温打断了梅林的话,“你说的这个‘蠢材’就是那个只因为你的数据出了一点点小错误就当着你们整层楼的人痛骂了你一顿的人吗?”

       梅林羞怯的微笑是最明确的答案。

    “不行,”兰斯马上摇头。

    “绝对不行”,高汶更坚定地强调了一遍。

    “唉,得了吧,你们这群人。”梅林叹了口气。“你们不是总说我应该多去约会的吗,嗯…放心吧,等你们这群势利眼都见过他以后就会知道亚瑟他人真的很不错。”

       高汶发出了哂笑声,而兰斯则翻了个白眼。

    “好了好了,”梅林薄怒道,“我都不知道为什么要跟你们说这个,我们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他有可能根本都不喜欢我,说不定他只是因为项目才想要和我好好相处。”梅林倒回椅子上,小口啜着摩卡,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

      兰斯和高汶面面相觑,用眼神来了一场无声的交流。

    “看着我”,高汶俯下身看着梅林的眼睛,“听着,这个男人一定会爱上你,这是我的经验之谈,毋庸置疑,如果你能够自己遇见自己,就会知道我说的一点都不错,所以你要做的事就是让这个蠢材慢慢地接近你就好了。”

       兰斯点头表示同意,然后大家开始谈论另外的话题,关于梅林感情问题的讨论告一段落。

 

       几周后的某天,如同天空被施了魔法一般,一整天都没有下雨(对于伦敦来说,没下雨简直就是奇迹),格温在阅读了一篇关于高胆固醇血症及心脏病在年轻男性中的发病率的健康文献后,就马上把所有年轻男士都拖到了里士满公园。

     “给点力,你们这群小屁孩!”她停在山顶对着下面的男士喊完她和自行车的身影就从山嵴线消失了。

       梅林被格温的挑衅激起了火气,他匆忙带上头盔,双腿奋力蹬着脚踏。

    “你就不能管管你的女人吗?”伊立安怒瞪着兰斯,他们骑行上山的速度缓慢,只能眼睁睁看着一对年长的夫妻骑着双人自行车慢吞吞地超过自己。

     “她还是你姐姐呢,”兰斯反驳回去,“你怎么不去和她讲讲道理?”

     “因为我知道你去讲更好。”

       这可能不是提起亚瑟的最好时机,但是梅林感觉到了兰斯和伊立安的针锋相对,于是他坦白了,“昨天晚上我和亚瑟约会了。”

     “什么?”高汶瞬间惊讶地嚷嚷起来,以脚驻地来了个急刹车,不可置信地回头看着梅林。不是所有人都像他一样停稳了自行车,伊立安就没停稳,他的自行车撞上了高汶的车后轮,然后兰斯的车又撞上了伊立安的车,最后梅林也没能幸免,所有人和自行车在混乱的撞击中都倒下了,横七竖八地滚在草地上,车压着车,你压着我,我压着你。

      “嗷”,梅林倒在地上痛呼了一声,不知怎么摔的,他的头挤进了兰斯臂弯中。

      “你跟那个混蛋约会了?”高汶才刚从满地残骸中坐起来,就立即不可思议地问道,“你根本就没听我明智的建议”。

     “闭嘴,高汶”,梅林叹了口气,又气又痛。“我昨天很开心,他真的非常绅士,为我开门,坚持付钱。作为我的朋友,我以为你会为我感到高兴。”

       梅林把自己从自行车轮底下解救出来,想走到树下休息一会好让自己冷静下来。
      
        “梅林等等!”高汶拉住了他的胳膊,梅林转过身,眉头仍然紧皱着。“我知道,梅林,我只是……我们只是希望你能幸福”。

        “没错,”兰斯也加入了这个对话,脸上挂着难堪的表情。“我们只是希望你能幸福,如果亚瑟能让你幸福,那当然没问题。”

     “我们只是不想看见你受到伤害,梅”,高汶说,瞪得大大的眼睛里充满了哀恳的神色。

       梅林有些动容,对他这两个好朋友笑了笑,“我又不是小孩了,我可以照顾好我自己的。”

      “我知道,”兰斯和高汶异口同声。

       过了好一会,梅林才呆萌地为他们的反应发笑,“如果让你们见见他的话……会不会让你们放心一点”。

       高汶听言皱了皱眉,本能地想要摇头,但他捕捉到了兰斯眼中一闪而过的某种奇怪的光芒。他知道兰斯一定正在计划着什么不同寻常的事,尽管他现在瞪着一双极其具有欺骗性的无辜的眼睛。

    “嗯…”高汶有些含糊,对着兰斯微微皱眉,不确定地答道,“当然?”

    “好吧,”梅林点了点头。“我会问问他什么时候有空。”

       等到梅林去拯救这乱糟糟的现场,把叠成一堆的出租自行车一一扶起时,高汶才偷偷对着兰斯发问,“你真的想见梅林爱上的这个蠢货么?”

    “耐心点,我的高汶大人,”兰斯一边小声说一边不忘在格温回来找他们时给格温投一个眩目而情意绵绵的微笑,“我有一个绝妙的计划。”

评论(14)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