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喵咪呀

【翻译文】Third in Line/第三候选人(三)

    “你到底要干嘛”,高汶偷偷摸摸蹲在厨房低声问兰斯洛特。当天晚上他正要进入梦乡就被一条粗鲁的短信弄得睡意全消,那是兰斯发来的,上面写着“绝妙计划,厨房,10分钟集合。”

       两人会面后,兰斯在引用了《布拉凯德》电影中一系列有名的台词后终于肯好好解释,“我们可以试他一试”,他背靠着壁橱胸有成竹地说,可是过了好大一会,高汶仍然像个傻瓜一样张着嘴直楞楞地盯着他看,他的信心开始动摇了,不安的挪动着脚,犹豫着问,“怎么了,你……不觉得这是个好主意么?”

    “不不不,我觉得这个主意棒极了,我只是不敢相信这居然不是我先想出来的”,高汶说。

      兰斯闻言立即兴奋起来,身体不由自主前倾着笑道,“我们得放聪明一点,要提前想好我们要怎样考验他。”

    “哇哦,你这样让整件事情都没有乐趣了,我们就不能到时候顺其自然尽情发挥么?”

    “我们这样做可是为了梅林,为了梅林的幸福我们可不能犯错”,兰斯皱起眉头,把脸一板,“来吧,我们得先列一张须知清单。”

    “脾气要好”,兰斯首先提了条要求。

    “还要性感”,高汶紧接着补充。

    “是一个好的倾听者。”

    “强壮,得能保护梅林。”

    “无犯罪记录。”

    “还要脑子好使。”

       兰斯忍不住对着不正经的高汶怒目而视,可是面对他的注视高汶只是好整以暇地挑了挑眉,两人对视半晌,最终兰斯败下阵来,叹了口气把最后这条记在了小本上。

 ---------------------场景转换符-----------------------------------

       当博击俱乐部休战的铃声响起来时,那巨大的声响造成的震动足以通过你的脚一路上行到你手中的酒杯,让这些液体荡起涟漪,高汶现在就身处其中,他看着那些激情摇摆的人群,专心得仿佛已经沉迷于那些摇曳的灯光和舞池中起伏的身体。

    “你们想见他吗?”梅林慵懒地靠在离高汶最近的墙柱上问道。

       听见问话,高汶才从这种出神的状态中抽离出来,他眨了眨眼,自然而然的向梅林靠过去,大声回道,“你说什么?”

    “我是问,你们是不是真的想见亚瑟?”

       高汶努力控制着自己不要点头点得太快,以免暴露自己的企图。

    “星期六晚上,游戏之夜”,梅林大声喊到,然后把手中的酒一饮而尽,“那天晚上他会过来。”

       高汶把脸转过去假装像之前一样看着人群以掩饰脸上的奸笑,他和舞池中的兰斯眼神交汇,发出了一个暗号,这时已经是凌晨三点,高汶苦心孤诣地用眼神暗示着兰斯绝妙计划启动。

       但是看着兰斯困惑不解的蹙眉时,他就知道这个白痴肯定没有领会到自己眼神中的精髓,于是他翻了个白眼,掏出了手机,编写了一条短信发过去,“绝妙计划:时间,游戏之夜,让你出乎意料的夏洛克。”

 ---------------------场景转换符-----------------------------------

     “我才是夏洛克”,兰斯忿忿不平的换了一只手提购物袋,然后往前紧走了几步与高汶拉开了距离,“你可以做约翰·华生。”

     “没门!”高汶把肩上的那箱啤酒往上举了举,果断的拒绝了这个提议,“约翰·华生是一个好脾气的循规蹈矩的医生,我可是集实施与策划于一体的天才。”

     “我想你大概忘记了这是我的主意,再说了你这个发型也太飘逸太随心所欲了,根本不像夏洛克福尔摩斯。”

     “你说的那是BBC的标准吧,小罗伯特唐尼演的夏洛克就跟我的形象一模一样,根本就是照着我的性格演的。”

        兰斯翻了个白眼,“我觉得我们更像是复仇者,梅林就是我们的damsel(这里我实在不知道是翻成人名还是说宝贝女儿什么的)。”

     “哦,好啊,那我就是那个大块头,你知道吧,头发好看,拿着把锤子的那个。”

     “索尔?”

     “就是他,他的头发太好看了,嗯,然后你就是那个戴眼镜的搞科研的家伙。”

     “浩克?”

     “没错,平常脾气好得不了得,然后当别人惹到你的时候你就砰地爆了,喔,你不会喜欢自己生气的样子的。”

        兰斯爬完了最后一级台阶,把购物袋放在门前,弓起背靠着房门喘息,“为什么我们又在讨论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他带着烦乱的表情边如此问边敲门。

     “是你先提起来的”,高汶怒道,把那箱啤酒放下,吃力地倚在门框上喘气,“话说你为什么非要住在顶楼呢?”

     “等你付房租的时候再来跟我抱怨这个也不迟。”

       高汶张开嘴正要反驳的时候门开了,是一个非常帅气的金发男人开的门,虽然高汶此前并没有见过他,但是他还是在第一时间就确定了这个人就是亚瑟。

     “格温”,高汶喊了格温一声,边对亚瑟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边上上下下地把人仔细地打量了一番,“你看起来和我想的不一样——是因为这头金发吗?”

       亚瑟略皱了皱眉,也打量了门口这两个男人一阵,似乎并没有接收到高汶另类的幽默感,“不好意思……你们是?”

       高汶闻言看了兰斯一眼,兰斯回看了他并给了个让他说点什么的眼神。

     “这位”,高汶拍着兰斯的胸口气势十足的介绍道。“就是那个夺取了梅林贞操的家伙(用的是cherry梗,哈哈哈),而我呢在他之后享受了所有的。”

     “哦~”,亚瑟露出了一个得意且意味深长的笑容,“原来是高汶和兰斯,我听说过很多关于你们俩的事。”

       然后这位金发帅哥说完就转身就走了,不带走一点杂物,留兰斯和高汶两人站在门口风中凌乱。兰斯抱起一堆购物袋,艰难地蹒跚着挪进房间,怒道:“梅林是对的,他果然是一个傻瓜。”

       高汶只敷衍的嗯了一声作为回应,他的头早歪到了一边,眼神越过了兰斯的背影追随着亚瑟那被牛仔裤包裹着的翘臀远去。

     “高汶!”兰斯简直是怒吼出声,对着高汶怒目而视。

     “怎样啊?”高汶毫不客气的回应,“最起码他在性感这点上已经达标了,不是吗?”

        兰斯翻了个白眼,把高汶一把推到了门外的走廊上,然后重重关上了房门。

        游戏之夜开始了。

--------------------------------------------------------

      讲真,我真的好喜欢这个对头发异常执着,口无遮拦,见色忘义的高爷!

 @充分体现了我的帅气 

 @all for col 


评论(9)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