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喵咪呀

【霍查】关于初恋的某些往事(十四)

   “然后他就这样回去搞研究了?”托尼如此问教授,眼睛却不由自主的盯着教授的轮椅看。

   “我说过他不在我身边,能为这个世界做得更多”,教授了然地笑笑,示意托尼凑近,“这里,有个STARK的标志”,教授指了指轮椅扶手的内侧,果然托尼在那里看到了一个小小的标志,怪不得自己总觉得这个轮椅有略熟悉的感觉,原来不是多心,可是接下来又有一个新疑惑产生了,连自己的父亲都去世这么久了,而这个轮椅看起来却还是目前最新的技术,这又是怎么回事。

   “霍华德想问题总是很长远,安排得自然也比你想得长远得多”,看着托尼狐疑的表情,教授又补充了一句,“虽然你接手了斯塔克集团,但是总有一部分是你没有接触到的。”说着教授又露出了带着怀念的笑意,却不肯透露得更多,空留托尼半信半疑。

       虽然自己不是个负责任的领导,但是总不至于对自己的企业一片空白吧,托尼默默思索了半天,对于自己到底忽略了集团哪个业务版块这件事情还是不得要领,只得放开这个问题,毕竟这不是今天会见的重点,“我还好奇一个问题,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教授含笑点头让托尼继续。

  “听说,你曾经颓废过一段时间,当然倒不是说你就不能够或者不应该发生这种情况,只是像这样连坐上轮椅都没有丧失信念的你还会为了什么事情,嗯,怎么说呢,心如死灰?”

    “没错,那时的我绝对超出你的想象”,相比于托尼还要斟酌措辞的状态,教授明显云淡风清多了,“不过,我还以为你来这里是想了解霍华德的。”

    “并不冲突,因为我发现了解你是了解他的重要一环”,托尼看着教授戏谑的笑脸大言不惭。

       教授笑着摇了摇头正要开口,书房门口却传来了汉克的声音,“因为教授失去了所有能失去的东西。”

       托尼有些惊讶地望去,汉克神情严肃地开了口却没有进来的意思,“和越南交战的时候,他们带走了学校里所有的学生和老师,却让他们一个一个死在了战场上,最珍爱的学生被强行带走,而最好的朋友脑子里却塞满了敌对和复仇,他怪教授在危急时刻毫无作为,没有站出来保护大家,换来自己毫发无伤,教授的信念就这样被带走了。”

    “最好的朋友?指的是那个万磁王么?”托尼看了看教授又看着汉克问道。

      汉克还未做回应教授就开口了,“汉克,这件事情让我自己来说吧。”汉克点点头,却没有马上就走,而是向托尼投来一个略带警示的眼神。

    “放心吧,汉克,不会有事的,这些都是陈年旧事了”,教授安抚着这个过于爱操心的家伙这才把他送走。

    “我希望能结束战争,我也希望可以和普通人类和平共处,但是流血和冲突无处不在,那段时间牺牲实在来得太多了。”教授回忆起在这里他曾经和艾瑞克激烈的争吵。

 

    “你真的相信人类会接纳变种人?”

    “我相信,只要变种人去尝试融入社会而不是把自己割裂出来,我们为应有的权利抗争,我们也接受必要的约束和限制。当然,有流血和牺牲,但在终有一天,和平会出现,不再有歧视,不再有恐慌,我始终对此心存希望。”

    “太天真了,他们只会把我们当成威胁来消灭,我以为经历了这么多你已经深刻认识到了这点”,艾瑞克虽然只是唇角微抿,但是任谁都看出来他完全不赞同查尔斯的观点。

    “我们总有一天会和人类和平共处,我们得有耐心,毕竟我们比他们更强。”查尔斯也一样想尽力说服对方。

    “你真的如此天真?还是说你把人类当成甜心宝贝,因为你只想和人类上床。”艾瑞克到底没有忍住火气。

       面对如此尖刻的问题查尔斯楞了一楞,随之叹了口气,“我只是认为我们注定要做更好的人。”

     “我们已经是更好的人种了,就像你说的智人和尼安德特人的区别一样。”

    “艾瑞克,你知道我说的好不是这种。”

      然后是什么,从此分道扬镳。

 

       再回过神来时教授发现托尼正一脸关切地盯着他,眼神一瞬不瞬,他立即温和的对托尼笑了笑,“不过想起一些从前的事情,我……”

       托尼没有让他继续说下去,“听汉克一说我已经清楚了七八分,你就不用再详细说了。”

       教授接受了他的好意,略过了自己的那一段,“那还是让你看看霍华德吧。”

     “我以为在那个年代你们交集理应不多才对。”

       教授叹了口气,“的确如此。”

 

       托尼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个头发乱七八糟,脸上胡子凌乱,衣服上隐隐约约似乎还带着可疑的油渍的人会是风度翩翩的查尔斯,虽然此前他也吐槽过查尔斯年轻时的穿着太过随便,但是最起码也是干净清爽的,更别提后来觉醒了能力之后一身西装简直魅力十足,仪态万方,呃,这个形容词是不是不太合适,不管了,反正谁能把那个唇红齿白的查尔斯和眼前这个圾着拖鞋瘫软在沙发上死气沉沉的醉汉当成是同一个人呢,要不是那双眼睛中依旧还有清澈的蓝色,托尼真要认不出这是查尔斯了。

       虽然并不太想腹诽长辈,但是托尼真的不能控制地在脑海中涌现起几个字,弃妇造型。教授似乎被托尼强烈的情绪波动取悦了,难得地开怀笑出了声,“我早跟你说过失去信念才是最可怕的。”托尼难得地沉浸在视觉冲击中没有加过神来。

 

       泽维尔天才学校的标志木牌掉在地上,并没有被人捡起来,而是躺在地上静静被落叶掩埋,昔日如茵的绿草也无人打理已久,这个庄园仿佛和主人一般丧失了生机,处处呈现出衰败的样子,曾经的热闹的古堡如今大门紧闭,安静得像是无人居住的样子。

       但是随着一架飞机降落在古堡前的草地上时,这安静就被打破了,身着一袭长风衣的霍华德匆忙从飞机上走下来,快步走到门前毫不留情的敲响了房门,他的脸上有疲惫和焦灼的神色,叩门声也和他的脸色一样的急迫。约摸过了三四分钟,门才被打开,汉克小心翼翼把门打开一条缝,伸出头来看是谁造访,见是霍华德明显舒了口气,但是却并没有把门打开让人进来的意思。

     “教授说了,他不想见任何人。”汉克带着点审慎的表情说。

       而霍华德耸耸肩,“查尔斯说的这句话里一定不包括我。”

       汉克无奈的撇撇嘴,“你果然跟从前一样自大,相信我,你就是其中一员。”

       霍华德抵在门上的手开始施加力度,“听着,汉克,查尔斯出了事,我能帮得上忙,为了查尔斯好,你不能总是他要怎么样你就任他怎么样,你得为他考虑,给他真正所需要的帮助。”

       汉克神色冷了几分,“你们都说是为了教授好,谁又真的知道教授想要的是什么?”说着开始试图关闭房门。

     “我有瑞雯的消息。”霍华德冷不丁地在两个僵持不下的时候说了这么一句。

       果然汉克吃了一惊,手上力道不由松下来,不自觉地重复了刚才霍华德的话,“你有瑞雯的消息?”

       霍华德吃准机会,推门而入,快步向通往二楼的楼梯走去,汉克无奈地跟在后面小跑着追上霍华德,拉住他的胳膊,“等等,你真的有瑞雯的消息,这怎么可能。”

       霍华德边大步向前走边说,“见到了我查尔斯我就会说。”

       汉克满脸的不可置信,又带着期盼的神色,“自从她离开后,连教授都很难找到她,你怎么找到她的?”

       霍华德停下脚步看着汉克的眼睛,“我不会骗查尔斯。”

--------------------------------------------------------------------

@blueblurlisa 

 @温楼十一 

 @金希澈乃吾旧爱 

 @杨dong 

 @明日将近 

 @大愚若智 

 @过客红妆 

 @小树林.gvi 

评论(20)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