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喵咪呀

【翻译文】Third in line/第三候选人(四)

       兰斯艰难地抱着一堆食物走到厨房,把这些装得满满的购物袋放到桌上,格温在他的脸上轻吻了一下作为辛苦的奖励。高汶见状也走到兰斯身后伸出头指着自己的脸颊示意,结果只收获到了一巴掌,当然,格温是开玩笑的。

    “你们都在这里呀!”
     闻声兰斯转过身来看见梅林站在厨房门口,梅林嘴角弯起一个诱人的弧度,这种美好的笑容这些年来从未改变过。面对这样的笑容,即使看见了那个碍眼的金发家伙也溜到了梅林身边,兰斯还是忍不住回了一个微笑。

    “这是亚瑟”,梅林介绍说,“亚瑟,这是兰斯和高汶。”

    “我们已经见过了”,亚瑟温和地回答,不忘给梅林一个宠溺的笑容。

    “我希望你们今天都穿了幸运内裤,公主殿下”,高汶靠在壁橱上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拖着懒洋洋的尾音调笑,“在游戏之夜我们要玩就一定要赢。”

      不知道亚瑟有没有听出高汶语气中的调戏,反正他没有表现出来,他只是挑起一边眉毛回答道:“别操心,我从来不会输。”

    “啊噢”,梅林轻笑,“看起来亚瑟有一点点竞争意识呢。”

       亚瑟对梅林露出一个调皮的笑容,伸出胳膊搂住了梅林的细腰,“我就是想赢,所以怎样,告我咯。”

    “那么梅林,这就是你们必须要打败的人”,兰斯开口了,指着高汶说“他可是名符其实的冠军。”

    “是这样吗?”亚瑟反问着兰斯,眼睛却分毫没有离开梅林。

    “最优秀的男人当然可以赢过他”,梅林看着亚瑟的脸这样回答。

    “你们这么情意绵绵不如干脆去卧室缠绵好吗”,高汶坏笑着戳了一下梅林的腰然后飞速跑开,梅林吓了一大跳尖叫着挣开了亚瑟的怀抱,然后追着高汶跑出了厨房,兰斯听着厨房外传来的高声笑闹也忍不住笑了。

       亚瑟站在门口,看着梅林和高汶打闹,脸上带着一种像是看着某个无可救药的傻蛋那样的表情,当他意识到厨房里还有人的时候马上收起了这种表情。瞬间有种尴尬的沉默在这个房间弥散开来,直到兰斯从购物袋翻出了两瓶酒。

    “要喝一点吗?”

*

       这群不成熟的家伙被酒精好好的滋润后,众人眼中都透出了几分酒意,就要开始玩点正经的了。游戏之夜总是得从争吵开始,不是围绕着大家到底应该玩什么就是围绕着谁应该和谁一组这种问题。

       最后画图猜词胜出。高汶、兰斯、格温和伊立安是一组,亚瑟、珀西、米锡安和梅林是一组。高汶撅着他性感的嘴抱怨,说梅林平时总是和自己一个队的,闻言梅林只是对着他吐了吐舌头,顺便附赠了一个白眼。

       在格温上场之前高汶组都表现得可圈可点,看着格温跃跃欲试的样子高汶的内心深处痛苦的呻吟着,他心如死灰地看了兰斯一眼,兰斯回了他一个爱莫能助的耸肩。格温画图糟糕到超越人类想象的极限这一点已经是所有人的共识了,即使亚瑟此前从未见过如此令人费解的眼花缭乱的图画,此时也不由得露出了劫后余生胜券在握的笑容,当然高汶认为这只是亚瑟另一种欠扁的表情罢了。

       计时结束时格温向大家展示了她的大作。

     “一棵树?”兰斯一马当先。

     “罗宾汉。”

       伊立安把头歪向一边费解地瞪着眼前这一团不明物,这疑似“树”的形态周围还环绕着许多潦草的线条,他皱着眉头思索,“嗯…丛林吗?是泰山吗?”

       格温愤怒地摇了摇头,拿着钢笔用力的戳着那一坨。

    “云?”高汶在努力的尝试,“闪电?”

       格温简直出离愤怒了,她咆哮着又在那棵所谓的树的周围画了很多奇形怪状的东西。

     “鸟?”兰斯小心翼翼地问。

     “太空飞船?星球大战?”

     “时间到了!”梅林一边狂笑着一边摇晃着手上的计时器。

     “金刚”,格温恼怒地把笔扔到桌上,叹着气,兰斯拉着她坐到沙发上,然后给了个安慰的吻。

       高汶盯着那细长条上顶着的那一坨格温把它称之为金刚的头的不明物看了半天,实在是看不出来这东西和金刚有半毛钱关系。

       更糟糕的是梅林和亚瑟的默契程度简直像是特异功能表演。梅林才刚刚画了一条弯来绕去的线,“西藏之路”,亚瑟就立刻猜到了答案。然后更夸张的是亚瑟直接把笔往纸上一放,什么都没画只对着梅林愉快地挑了挑眉,梅林就喊着“指环王”。然后他们彼此相视而笑,腻歪得高汶不得不高喊着游戏结束,然后新一轮畅饮开始了。

       兰斯和高汶已经艰难地存活过了三轮酒的狂轰滥炸,客厅弥漫着格温自制辣椒酱的香味,高汶和兰斯坐在电视机前互相让对方支撑着自己的重量。

     “到目前为止我们只确定了他很性感这一点”,兰斯把头靠在高汶肩上,口齿不清地说。

     “他们之间有种奇怪的像绝地武士那样的灵魂链接”。

        兰斯哼了一声,“是的…而且他听着伊立安抱怨板球至少坚持了十分钟。”
      “比我任何一次听伊立安讲话都更有耐心。”

      “好了好了”,兰斯胡乱地拍着高汶的手表示同意。

      “好吧”,高汶叹了口气,努力让自己坐得更直一些,“还有什么?”

      “不知道”,兰斯咕哝着,目无焦距直视前方。“完全不记得那个单子写了什么。”

      “该死的!”高汶咆哮道,“我就知道我不应该把张纸折成纸飞机。”

     “嗷!”当他们两个看见一个修长的身影站在面前时都不约而同的抬起头来想看看是谁,结果不出意外的撞到了头。

       梅林居高临下地看着这两人,眉宇间露出一点点疑惑,“今晚你们两个是怎么了,表现得奇奇怪怪。”

       高汶看着他最好的朋友自豪地说“我做了一个特别棒的纸飞机”,然后就感受到兰斯的脑袋在他肩膀上赞同地点着头。

       梅林疑惑地挑了挑眉,“你们两个这是喝醉了吗?”

       兰斯笑着哼了一声,高汶打着酒嗝,看着他们的反应,梅林确定这两个人是醉了,随即烦恼地眨了眨眼,“拜托你们两个都赶紧去吃点什么好吗,让自己清醒一点,我不想让亚瑟觉得我在和一群醉鬼交朋友。”

    “我以为你早就把高汶的一切都告诉他了”,兰斯边说边推高汶的肩膀让他把腿挪开。

        高汶的大脑花了好大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兰斯刚才又羞辱了自己,已经晚了,兰斯已经摇摇晃晃地跟着梅林走到了拥挤的餐桌边,梅林在亚瑟身边坐下,亚瑟占有欲十足的把手搭在梅林背上,高汶看见这一幕狡猾地眯了眯眼,然后用力撑了一把让自己站了起来。

------------------------------------------------------------------------

终于更文了,对不起催更的小伙伴们,只是我最近在阴阳师的坑里太深了,不过我越翻越感觉到兰斯和高汶之间那有爱的火花,啊哈哈哈,不要打我……

 @充分体现了我的帅气 

 @all for col 

 @aras沉迷学习暂时失踪 

评论(11)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