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喵咪呀

【翻译文】Third in Line / 第三候选人(一)

  这次翻译我有经验了,这篇文章我在百度贴吧、随缘、乐乎上都搜过了,的确是没有人翻译过,相当可爱和温馨的一篇文(越到后面越可爱),而且有我大爱的高梅CP,总之不多说,先放一些上来吧,第一章可能一般,不过情节是渐入佳境的。

----------------------

       文案:梅林的初恋是兰斯洛特,第二次恋爱的对象是高汶。虽然都没能修成正果,但他们成为了挚友。当遇到亚瑟时,梅林简直被迷得神魂颠倒。于是兰斯洛特和高汶决定好好考查亚瑟以确保他足以配得上他们的梅林。

       以下正文:

       兰斯洛特是第一个知道梅林性向的人。梅林当时抽泣着向他坦白,带着一种半害怕半解脱的心情,因为他终于说出口了,终于有人知道了事实,再也不用独自一个人胡思乱想各种尴尬和可怕的情形了。

       他一直担心他的朋友知道了他的性向后会用不一样的眼光看他…这一点可能有一部分是对的,因为一个星期以后,在梅林冷静地向他母亲坦白后(而他母亲表示自己早就知道了),他在家门前看见了兰斯洛特,少年的脸颊飞着红晕,手中抱着新采的花束。

       他们在一起两年,那是一段非常美妙的恋爱关系,两个人年轻、单纯,又深刻地了解彼此,这段感情因为发生于多彩又纯粹的青春而显得尤为温暖舒适。

       当两人的大学通知书寄来的时候他们之间才出现了争吵和眼泪,还有许多理智的讨论,最后两人不得不分开去到不同地方求学,他们决定做回最好的朋友,并立誓永远都会是对方最好的朋友。

       梅林是在开学的第一个星期遇到高汶的。那时他独自一人,感受着孤独的折磨,离开兰斯洛特就像失去了身体的某一部分一样让他深深的想念。但在内心深处他知道这是他的机会,让他离开那个只有一所学校的小镇埃尔多做出改变的机会。他为摆脱思念努力让自己四处奔波,忙到停不下来。

       梅林第一次见到高汶的时候,高汶以一种潇洒不羁的姿势坐在一堆新生后面的LGBT标志下,即便他当时心中充斥着各种烦心事而心不在焉,也情不自禁在心里哇出声来。这一点也不奇怪,因为对方实在是魅力无限,在人群中闪闪发光。

       高汶的目光在梅林身影出现在他视野前的那一刻就落在了梅林身上,梅林瞬间就觉得脸红热了起来。看见梅林脸红的时候高汶的眼睛不动声色的睁大了一些,而当梅林走到他面前时他眼中很快闪过了狡黠的光芒。

    “你好,”高汶拨开旁边肌肉结实的壮汉,笑着对梅林伸出手来,“我叫高汶。”他展示出想要进一步了解梅林的企图,当然梅林当时并没有让他轻易得逞。

       不过最终结果是好的。梅林开始和高汶熟悉起来,他把烂醉的高汶从酒吧的地板上拖回家,他看着舞池中故意做出滑稽动作的高汶哈哈大笑,他在高汶父亲周年忌的那一天陪他喝酒吃冰淇淋并送上可以依靠的肩膀。

       再之后,某一天晚上,那是圣诞节前一个寒冷的周末,LGBT团体举行了年度圣诞酒会,高汶在他浓密的头发上套了个圣诞老人帽,而梅林则在脖子上套了圈由亮闪闪的金属箔片串成的装饰品。还没进入午夜,酒会才刚热闹了不久,天空中就飘起了大雪。

       这群精力充沛的年轻人当然不会放过这个玩闹的机会,于是一场雪球横飞的混战开始了。很快他们就全身湿透,冷并快乐着。高汶紧紧搂着梅林因寒冷而颤抖的肩膀,凑到他耳边轻声说着话,梅林已经不记得当时高汶都说了些什么,只记得当他转过头时高汶的脸如此的靠近自己,他的眼睛如此闪耀,笑容过于迷人,令人意乱情迷的气氛,梅林情不自禁凑近,吻上了他的双唇。

       这并不是梅林第一次和别人接吻,比如之前他和兰斯就有过,但这绝对是到目前为止感觉最好的一个吻,接下来他们两人早早就从酒会中偷偷溜走跑到高汶的小公寓里共度良宵,这就不需要详细描述了,总之他们如胶似漆,直到梅林回去过圣诞节的火车要开动了两人才分开。    

       和兰斯的重逢令梅林觉得有点不自在。当然不是说梅林不愿意看到他儿时的好朋友,相反他整个学期都在怀念和兰斯形影不离的日子。但是高汶与他嘴唇相接时的悸动还如此清晰,这令他不自觉地产生了某种愧疚之情。但是高汶的短信来得过于频繁,在他看见高汶的信息时脸上总会不知不觉就露出那种无法掩饰的笑意。兰斯一下子就将他抓了个现行,“你在和某人约会。”兰斯用的是肯定句而不是问句。

       梅林简直吓了一大跳,他飞速思考着,就在某种借口几乎要冲口而出时,兰斯略为羞涩地笑了,“嗯,我想,我也好像喜欢上了某个人,但是我不知道她是否也喜欢我。”

     “她”这个字有些让梅林有些惊讶,他呆了片刻然后才笑了起来,要求兰斯说出关于这个神秘女孩的所有细节,不能有任何隐瞒。经过漫长的讨论,以及在一整瓶酒的帮助下,梅林得出了最终结论,那就是格温已经完全为兰斯所倾倒,现在不过只是在等这个白痴先迈出这一步而已。结束这个话题后兰斯立即开始拷问梅林关于高汶的一切,就算烂醉如泥也没忘记做出承诺:假使高汶胆敢伤害梅林的话,他一定把那个混球揍到连他姥姥都认不出来。

       他们醉倒在梅林床上,四肢交缠着昏睡过去,就像他们此前无数次共同入睡时一样。       

       兰斯在期末考试前一周来看梅林。高强度的备考让梅林的大脑简直无法再接收任何讯息,不过还是得说这是多么完美的一周,因为这周没课。

       梅林与高汶十指紧扣,在火车站等兰斯的时候感到有些焦虑:他的前男友和现男友要见面了!他脑中浮现出了各种想象,如同黎明前的枪战中的情节一般。但是梅林完全错看了兰斯和高汶两人。兰斯出现后首先给了梅林一个结实的拥抱,然后向后退了一步对高汶伸出了手,“高汶,很高兴终于和你见面了。”

       高汶先是看了看兰斯伸出的手,又看了看兰斯的笑脸,然后突然抓住他给了他一个拥抱,兰斯看上去吓了一大跳,直到高汶爽快地拍打着他的后背才回过神来,梅林在一旁看着这一切,发自内心的微笑。

       他们度过了极其开心的一周,充斥着美酒与欢笑的一周,高汶和兰斯边喝酒边事无巨细地谈论着梅林的糗事。“你们两个够了”,梅林发着牢骚,“难道你们就不能说点别的吗?”

       高汶和兰斯交换了一个默契的眼神,然后异口同声回答道,“不能!”然后他们又继续开聊,兰斯详细地讲述了梅林八岁那年做的一件疯狂又好笑的事情,梅林坚信自己能飞然后果断摔断了自己的胳膊。

       当到了夏天,高汶去看梅林时,正巧神秘的格温也来了,梅林非常喜欢格温,因为当梅林喝醉了试图飞过院子的时候,连高汶都被他吓得大喊大叫,而格温还淡定得不行。

       那两周是完美的,充满了欢声笑语,美妙的四人约会,晚上在埃尔多的星空下露营,还在曼彻斯特度过了一个终身难忘的夜晚。

       那时梅林看着他的男朋友,他最好的朋友和他的新朋友,暗暗在心里说,就这样吧,就这样吧,这就是我所拥有的一切,也是我想拥有的一切。

       这真是一个幼稚的想法,但是话又说回来,他本来就处于犯傻的年纪啊。

       第二年年底的时候高汶就毕业了。他成功地拿到了学位,而他把这归功于梅林,他发誓如果不是梅林给他制订了特别的奖励计划他才不会这么努力的学习,每次他说到梅林的奖励时总是要向大家意味深长的眨眨眼,而这时围观群众们都会心照不宣的向他们吹口哨。

       但是梅林还需要一年才能毕业。每次梅林提出他们明年有什么计划的时候,高汶总是马上转移话题,要么吻他,要么压着他做爱,或者往他嘴里塞颗巧克力,又或者是突然袭击逗弄他来分散他的注意力,总之高汶这些行为的目的就是让梅林遗忘这个严肃的话题。

       一天梅林在收拾他们合租的公寓时,在高汶的一堆书中发现了一封信,此时高汶正在往凹凸不平的墙上抹腻子。

     “高汶,这是什么?”他在高汶眼前晃动着这封已经被拆开了的信。

       高汶紧张地一把从梅林手中抢过这封信,“什么也不是,”他低声说,想糊弄过去。

     “高汶,”梅林很严肃,“这是一封实习生录用通知书,是BBC的实习生!”

       去BBC新闻在中东的通信团队实习,这是新闻系毕业生所能得获得的最好的机会。

       因为这个实习offer,他们爆发了激烈的争吵。高汶说他一点都不想去中东,而梅林则对他说他必须去。

       梅林列了一张清单,上面写着论高汶为什么是个白痴的种种理由,当梅林对着他把这个清单念到一半的时候高汶终于没有忍住吼出声来,“那我们怎么办?”

     “我会从你生活中消失,而且我不知道我这一去会是多久,我不是傻瓜,我知道这种远距离的异地恋是没有结果的,就因为我知道结果会怎样,我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我才不能去。”这才是这件事情最艰难最残酷的地方,而高汶必须对此做出抉择:他的事业还是他的梅林。

     “我爱你,高汶”,梅林明白了高汶的心意,既感到安慰又感到伤心,“你知道我有多爱你,如果你因为我而拒绝了这次机会我会讨厌我自己。”

       高汶最终还是去了中东。

评论(21)

热度(58)